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T6(魔鬼終結者6)]Grace/Dani(葛丹)-隨筆01

#T6

#魔鬼終結者

#GraceDani


二設有。


那仍然是一個佈滿塵埃的日子,遍地的廢墟、焦脆的人骨、腐爛的物品,一目了然的殘骸,人類的、機械的,還有其他的什麼,早已看不出來了。,空氣中散發著硫磺的火藥味以及難以言語的腐朽味道,明明是難聞的氣味,對他們來說卻是習以為常的味道,甚至沒什麼太大的反感。

而本該是白天的日子,卻陰暗的如同是個黑夜,氣溫冰涼的刺骨,乾燥的讓人不適。

他們悄悄地躲藏在層層建築物之下,和一群蟲子、老鼠或是其他骯髒的垃圾為伍,他們不敢點燃火堆,只怕那些東西找到他們;他們不敢交談,只怕那些東西聞聲而來。

他們各自或坐或躺在地板上,閉目養神或是睜著眼睛發呆,如同死屍般地一動也不動。

四週靜悄悄地,只有一些生物偶爾竄過的聲響以及滴水聲,還有一些他們微弱的呼吸聲。

Grace拉緊自己的外套,一件從母親屍體上褪下來的大外套。

她克制著自己身體不要發出任何的顫抖,不願意展現自己脆弱的一面。

即使那個人說這裡可以讓他們休息,她保證任何人都不會傷害她,她仍然不敢相信她所說的話。

在這個失去秩序與道德的世界,哪裡來的安全?

她的父親因為一罐水蜜桃被人殺死了,她的兄弟被那些東西殺死了,她的母親為了保護她被一群暴民侮辱致死。

這世界早沒了安全的地方了。

更何況在這裡的所有人都是比她強壯又高大的大人,也包括剛剛想要搶劫她的人。

她不認為自己是安全的,她睜大眼睛縮在角落,緊盯著在場的所有人,只要有人靠近她,她可以拿起剛剛藏起來的石頭砸死他們。

然而,她忽略自己的身體狀況,已經兩天沒睡覺的身體儘管再有毅力還是不堪負荷的,到了晚上,她的精神開始渙散,腦袋因為極度疲累而缺氧,眼皮一闔一開的,似乎下一秒就會閉上眼睛睡著。

察覺自己快要睡著了,她狠狠的捏了自己的大腿,強迫自己清醒,這一招屢試不爽,她的兩條腿不用看就知道會是佈滿瘀青捏痕,那些都是她自己捏的,逼迫自己清醒不能入睡的痕跡。

但處在成長期的身體卻是最需要睡眠的,Grace的精神越來越飄忽,到了深夜,她終於撐不下去,低垂著頭,埋在自己的膝蓋之中睡著了。

這一睡讓她睡得踏實,她夢到幾年前的事情,她的父母帶著她和弟弟去公園,和一群孩子們玩些遊樂設施,又夢到自己和媽媽共享一杯大杯的冰淇淋,夢到自己偷吃弟弟的熱狗堡,夢到爸爸把她扛在肩膀上走路,而她發出爽朗又開心的大笑聲。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夢罷了。

她再一次看到那一天,所有人停在馬路上,她看著飛機因為失去電力墜落,又看見那一片可怕的火海⋯⋯

「嘿!」

Grace猛然張開眼睛,看見一張有些陌生的臉龐。

她又驚又怒的想爬起來,卻發現她爬不起來。

Grace有些害怕,她懊惱自己怎麼可以睡著了,痛恨自己如此沒有毅力,於是她用憤怒來掩蓋她的恐懼,低聲說:「妳幹什麼!」

對方看著她,下一秒笑了出來,「我可沒幹什麼,頂多借妳我的大腿讓妳睡覺。」

Grace皺眉,「那我怎麼不能動了。」

那人聽她這麼一句質問笑得更開心,甚至惡劣的拍了拍她的大腿,說:「妳累壞了小妞,我想妳大概好幾天沒睡覺了?現在才突然累得動不了。」

Grace皺著一張臉:「胡說八道。」

「好了,別鬧了。」那人顯然不想繼續為了這件事情跟她起爭執,她彈了一下Grace的額頭,溫聲說道:「再睡一會兒吧,離白天還有一些時間,睡飽了妳才有力氣走路。」

「我不......」

「好了!快睡!我保證沒有人可以傷害妳的!更何況我的大腿枕可不是誰都能躺的!我讓妳躺妳還不快睡覺!」她再一次打斷Grace的掙扎,甚至伸出手蓋在她的眼睛之上。

Grace被這一番舉動弄得一愣,還想再多說什麼,又被對方彈了額頭,吃疼的額頭讓她不敢再多說話,只能憋屈的繼續躺著。

原先被嚇醒的Grace堅持沒多久,仍是擺在身體的疲勞之下,被手覆蓋的眼睛看不見一絲光亮,與她想貼的熱源又是如此暖和,慢慢的,Grace的意識又開始溢散,沒多久,她的眼皮沈重的不行,最後,緩慢地闔上。

但在她的意識再一次陷入沈睡時,她聽到那人這麼說著:

「沒事了,睡吧⋯⋯我會保護妳的......」

那麼一句,溫柔又令人鼻酸的保證。

即使她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會依照她說的保護她,但在他們相遇之時,她確實保護了她,她出手將她從那個死局救了出來。

也或許是因為如此,Grace想,她或許可以試著再相信一次人類吧。


Fin.


T6好看到爆啊我滴媽呀!!!

评论(2)
热度(20)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