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Joker]Joker/Arthur-隨筆01

#Joker

#JokerArthur


隨筆下收


※自攻自受之類的,假設Joker是Arthur的雙重人格


大雷文(ㄍ


這世界是瘋狂的,一直都是。

對於Arthur而言,他需要的只是一點認同,一絲絲地關懷,或是一個微笑。

然而這些理應是唾手可得的東西,對Arthur來說是最遙不可及的,甚至說是最奢侈的渴望。

因為這社會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正視Arthur Fleck,沒有人會正眼去看一個落魄的、可憐的,且患有精神疾病的老男人。

是的,沒有人。

因為他們都自顧不暇了。

他的母親告訴他,他應該要面帶笑容,成為一個可以帶給眾人歡笑的人。

這是他堅信不移,從小到大,他所做所為都是為了達成自己的夢想,他付出一切學習、改變自己,試著讓自己成為那個更好的人,成為那個百萬人之中的唯一,可事實的真相是,他的人生就是一場喜劇(笑話)。

Arthur Fleck並不有趣,他的言行舉止並不好笑,他詭異的讓人毛骨悚然,沒有人喜歡他,沒人想接近他,沒有人想要喜歡他。

沒有人願意愛Arthur Fleck。

哪怕只是伸出手給予一個掌聲,也沒有人給予。

他只是個,可悲又無聊又有病的怪傢伙。

一個沒人愛的怪胎罷了。



他瘋瘋癲癲地大笑著,隨後又劇烈咳嗽,緊接著又放肆地笑著。

他張大嘴巴,仰著頭,發出沙啞又破碎的笑聲。

這一切都是如此地可笑又有趣,Arthur笑著笑著又低聲哼起歌,輕輕地搖擺自己的身軀,在這狹小又蒼白的房間跳舞。

**「閉嘴!」**房間外的看守人重擊門板,怒吼。

「不。」他說,緊接著他捧腹大笑,歇斯底里般地狂笑著。

「喔天。」那人吼,**「你他媽的閉嘴。」**


說完,緊接著是某些金屬物撞擊在一起的細碎聲響,沒多久就聽到短促地喀擦聲,厚重的門板被推開,憤怒的看守人拿著黑色的警棍踏著沉重的步伐走進房間,憤怒致使他忘記關門,他現在想的是拿著警棍狠狠地痛揍這煩人的老瘋癲。

他面目猙獰,走近Arthur,高舉起警棍欲砸向已經跪坐在地板瘋笑著的Arthur,碰的一聲,重物槌在肉體上的聲音是如此地沉悶,跪在地上的Arthur停止笑聲,看守人冷哼一聲,似乎有些得意:「繼續笑阿,老混蛋!」

Arthur抬起頭來,無視額頭上的鮮血,他面無表情地看著看守人,緩緩地站起身子,說:「你想聽個笑話嗎?」


「神經病。」看守人說,並再次舉起警棍,想再打一次Arthur,就如同以往,他都是用這樣的方法讓那些煩躁又噁心的精神病人安靜一樣,打一頓他們就會害怕而安靜下來。

在棍棒揮下來的瞬間,Arthur像往常一樣,跳舞般地躲過那棍棒,他低聲笑著,「來跳舞吧。」

「你他媽……阿───!」尚未說完的看守人被Arthur用牙刷桶進右眼,發出如同屠宰動物般地嚎叫。


Arthur開心地大笑,如同懵懂幼兒因一點小事而笑,他輕而易舉地奪走警棍,並轉身狠狠地砸向看守人的腦袋,一下、兩下、三下……紅色的鮮血如同俗氣且免費的顏料般地噴灑在他的臉上、身上和房間地板。

看守人發出求饒聲與哀嚎聲,就跟那些即將死去的豬隻一樣,可憐又痛苦的哀叫著。

沒多久,看守人的生息漸弱,瞳孔放大,躺在血泊之中死去。


Arthur蹲下身,哼著歌開始檢察看守人的身上,直到找到了鑰匙和他的錢包,他神情愉悅地起身,用雙手兩食指從自己的嘴角兩側往外畫出一個紅豔的笑容。

「你喜歡看我的表演嗎?」他輕聲地說。

然而,地上的看守人無法回答他。

他冷哼一聲,並重踢了一下看守人的屍體,「骯髒又愚蠢的傢伙。」。

將該拿的東西拿走,Arthur唱著歌,往著門外走去,低聲說道:

「只有我們自己喜歡這場秀。」


======================


我也不知道我在打甚麼

看完電影總覺得需要點抒發

太久沒打文 超沒手感ㄉ


其實前面大笑的是亞瑟

後面殺人的是小丑(???????

大概就是個人格分裂這樣的感覺

我自己在這邊的設定(幹

不是電影的(ㄍ



看完電影後,我一直覺得一開始的亞瑟是試著要去做一個好人

一個好的、善良的,可以帶給世界歡樂的人

但最後這個世界這個社會他身邊的所有人都否定了他


不知道為甚麼看完後就自己腦補小丑是亞瑟的人格分裂出的一個人(??

然後亞瑟大崩潰就是他出來來面對這個瘋狂的世界

雖然他幹的事情都是傷害他人就是了

感覺就是有種全世界傷害辜負了亞瑟那我就傷害大家

來啊!!!!!大家來互相傷害啊!!!!!!!!@

我DC沒有補完(ㄍ


评论
热度(18)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