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產】【暗巷組】Graves/Credence〈The Night We Mett〉

〈The Night We Met〉

Graves/Credence


Take me back to the nightwe met.



男孩走在人聲鼎沸的街道之中,他茫然無神地看著前方,來來往往的人們從他的身邊走過,偶爾地會不小心撞到他,他不怎麼在乎對方的道歉或是咒罵,僅是看著前方,頂多被人撞倒時會再自行爬起來。

他站在原地,如同石柱般地站立著,他不曾移動他的腳步,彷彿生根似地佇立在這兒。

他不明白自己在做些什麼,但他想,他只是想看著那位先生轉身的面容,看看他是否會轉過頭來看他一眼,因為他只是有那麼點想看那人的眼裡映著自己罷了。...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神奇動物在哪裡】暗巷組《Dying Romance》01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Graves/Credence】【暗巷組】樂團AU


Credence拿到了一張門票。

上頭只寫著Dying Romance、時間與地點,以及一隻蠍子。

他工作的咖啡廳老闆塞了這張票給他,只說多了一張票,其他人沒有興趣,便拿給了他。

他看了看時間,是這週五晚上八點半開始,一間名為的The Black Parade的PUB開演。

雖然沒聽說過這個團名也沒聽過這間店,不過他的老闆告訴他這是一場還不錯的演出,也是別人給他的,原本他要去,但臨時碰到事情就將票讓了出來。

說的時候還露出了一臉可惜,Credence...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暗巷組+保育組-Periculid

【Graves/Credence】【保育組/暗巷組】


令人意外的孩子。


這是他給予他的第一個印象。

多年後想起這個孩子,也依然是這個印象。

直至他再次遇見了他,他還是那個令他意外且擔憂的孩子,許是相互陪伴了多年,他彷彿是他的孩子,只要稍不注意,似乎下一秒就會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即使他離開了多年,他還是無法停止為他操心的思緒。



「放輕鬆,Credence……」看著如同受傷地野獸般地Credence,雖然有些意外他在通往英國的船上看到他,不過現在可不是探討他為何會在這裡的原因。

Credence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他...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神奇動物在哪裡】Graves/Credence-暗巷組-無題

【Graves/Credence】【暗巷組】【還債】
【TAG//DON’T GO、藏在心臟】 

「你還好嗎,先生?」
男孩發現他撞倒了人,他趕緊退了回來,將那人拉起來。
「我很好……」男人借力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塵絮。
「先生,我很抱歉。」男孩歉疚地說,他取下了自己的帽子,彎腰鞠躬,為他的莽撞道歉,男孩看到一旁的花束,發現那束花因為撞擊力掉落在地上,又因被人踩了過去而顯得有些凋零與骯髒,倏地,他臉上一陣慘白,「喔、先生……我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的。」男人說,他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小聲地說,「走吧,我沒事,一切都很好。」
男孩再三確認他沒事後,便邁開了腳步離開了這兒。
而男人看著男孩跑走的身影,...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神奇動物在哪裡】暗巷組-被帶回去後

※Graves/Credence,暗巷組。

※或許OOC,清水向。

※背景為Credence回歸被Graves撿回家養的故事。


他睜開了雙眼,看向那不甚熟悉的天花板,有一瞬間他不太明白自己在哪裡。靜待了幾分鐘,意識回歸至腦海之中,他突然想起,他已經離開了他的家,住到了其他的地方。

那人說這是他的家,可他卻仍深感慌恐,儘管他已搬入這間房子有數星期,他依舊無法習慣現在的生活,也無法相信自己已經脫離那個令他又愛又恨的家。

看了一會兒時間,他今天有些起早了。他將床鋪整理乾淨,再進行簡單的梳洗,爾後走出房門。他盡量地放輕自己的腳步,他知道他現在的同居人,昨晚近清晨才回來,他想,...

暗巷組《人魚之殤》

暗巷組《人魚之殤》


※AU架空(無魔法)、單篇完結、清水向。

※人魚設定採用耳雅《詭行天下》。


那是一條美麗的人魚。

他看著那條人魚在人工製作的湖畔之中悠然自在地游水著,旁邊站著人魚的擁有者,他諂媚地向他說他買了這條稀有的人魚,想要將他獻給他,並隱諱地希望他能夠提出一點小幫助,讓他能夠站在高一點的職位上。

他看著那條人魚,聽著那人的碎念,關於他所說的話他一點都不怎麼在意,無非是要賄賂他,讓他提供他更好的前途罷了。

他伸出了手,對方立刻停止了絮叨的話語,那人有些地緊張且小心翼翼地開口,「……先生,您看,這是?」

「三天後,你會得到你要的。」他說。...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