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家長組新刊《Are We Alive》試閱01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Fanbook 03

Percival Graves / Newt Scamander

Are We Alive


新刊試閱

 

Chapter01

 

他收到一封信,一封來自美國的信件。

這令他有些意外,畢竟前幾天他才收到一封同是美國寄來的信,那是來自於Tina Goldstein的信件。他不認為他的人緣有好到會有許多人寄信給他,他想著,或許是對方又臨時寫了一封信給他吧。

可能又是些抱怨工作上的瑣事。他想。

他感謝貓頭鷹為了將這封信從遙遠的美國飛來這偏僻的英國鄉下,他柔聲地安撫著疲累的貓頭鷹,並為牠準備舒適的窩與新鮮的食物,讓這隻飛了許多天的貓頭鷹能夠好好休息。

他取下信件將它放進褲子的口袋之中,現在他還沒有時間坐下來好好閱讀這封信。他還有許多事情尚未做完:他的書房有一堆散落的文件沒有整理、廚房疊了三天的餐具還沒處理、孩子們的窩也需要一一去清理……有太多的事情等待他去完成。即使他擁有魔法也能透過魔法工作,可孤身一人也是需要花上一段時間,況且魔法並非萬能的,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能夠親自動手,也因為這項原因他每天總是有做不完的工作。

待他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完後已近黃昏,他看著一片橙紅的天空想著今晚的晚餐該吃些什麼,他不想花費太多時間,只想弄個簡單的料理隨意吃完即可,考慮一會兒後,他決定還是弄個煎培根與麵包當作晚餐。

他捏了捏痠疼的肩膀,走到了大門邊打開了門,他舉起了魔杖,點亮圍牆門上的油燈後,便關上門走回屋子裡準備他的晚餐。

獨自一人居住的屋子安靜地有些令人寂寞,可他卻已經習慣這般的孤獨,屋子裡只剩下時鐘的聲音以及他在做晚餐時發出的聲響。他隨意地為自己做了點東西,熄上火後將餐點端到餐桌上,吃著一個人的晚餐。

他細嚼慢嚥著,將每一口食物嚼的不能再爛後才吞下,因此他在吃飯時總是需要花上一段時間。其他人總是嫌棄他吃飯溫吞,他不怎麼在意也沒放在心上。這是一種習慣,早在他年輕的時候養成的,要他去做改變簡直是天方夜譚,他依舊維持著這份習慣,慢慢地品嘗著他的餐點,即使與人一同享用餐點,亦是如此。

曾經的他也是誇張且快速地吃東西,如同一頭飢餓的Hippogriff風雲殘捲地猛吃食物。但有個人告訴他,這樣的吃法容易傷胃,幾次的叮嚀後,漸漸地他也改變他的飲食習慣,與那人一樣學習享受美味的食物,不再狼吞虎嚥。

他吞下最後一口食物後簡單的收拾了廚房便去洗澡,等他出來後,已經晚間九點鐘。他弄乾自己的頭髮,關上房子裡的所有燈光,走向書房,睡前還有一項事情得完成:讀完今天收到的信。

他坐在椅子上,點亮檯燈,並戴上他的眼鏡。年紀大了,讓他看東西有些地吃力,尤其是看信件或是書籍都需要戴上眼鏡時更甚,過於細小的字體總是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與精神去閱讀。

他拿拆信刀拆開信封,取出裡面的信件,攤開來準備閱讀,但當他看到第一行字便愣住了。

與Tina娟秀的字跡不同,但熟悉卻有些陌生的字跡,他是認得的。可他不怎麼確定是不是真是他所想的人,於是他看向信的尾端上的署名。

這證實他的想法,這封信並非Tina Goldstein寫的,也不是其他朋友或是他的親人,而是來自於另外一個人,一個對於他來說有些特別的人。

───Percival Graves。

他取下眼鏡,揉了揉眼睛,再次確認了署名。

阿、是他。他想道。

看到署名的瞬間,他覺得他的腦子似乎被惡咒攻擊般地頭疼欲裂。他將信放在桌上,沒有接續讀下去,他想,他需要一點時間平復看見這個名字的心情。

他坐了一會兒,覺得自己還是無法閱讀信件,便將這封信收回信封,放在桌子的抽屜裡。

他起身離開書房,腳步有些地踉蹌,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發抖,似乎是從看到那個名字之後開始的,他想,或許他該睡一覺,他太累了,需要一場好的休息,或許隔天起來會好一些。

他刷了牙又洗了臉,爾後走回他的房間裡,躺在他的床上。

他看著天花板,毫無一絲睡意。忙碌一整天後,他非常地疲累,而讀完那封信之後讓他更是感到無力與疲憊。

明明會累的睡著,他卻無法入睡。

他躺在溫暖的床鋪上,卻絲毫感受不到任何暖意。

突然覺得一個人的夜晚有些地寒冷與孤寂。

 

 

他不清楚自己最後是怎麼睡著的,可他知道他今天起晚了。

他簡單的梳洗後,拎著錢包與魔杖準備出門買點東西,出門前他對孩子們交代別搗蛋要乖乖地待在家裡,關上院子的大門後不忘施展咒語,讓牠們別到處亂跑。

英國的冬天是濕冷的,上了年紀的身體不似年輕時能夠扛寒,他偷偷施了個保暖咒,讓自己的身體暖和些。

將家裡缺少的東西買齊後,他抱著裝滿物品的紙袋緩步走回家,比來時多花點時間,但不怎麼耽誤他今天的工作。

回到家將東西一一歸位後,他吃了點東西便開始一整天的工作。

他有些刻意地想要遺忘昨晚收到地信件,可為他送來信件的貓頭鷹卻提醒著他那封信正擺在他的抽屜裡等著他去閱讀。

「昨晚休息的好嗎?」他伸出手讓那隻貓頭鷹停在他的身上。

貓頭鷹親暱地蹭了蹭他的臉頰,他笑道,「看來你非常滿意呢,來自美國的小貴客。」

牠發出愉悅地啼聲,為Newt的禮貌與親近感到高興,牠輕啄他撫摸牠的手,伸出牠的腳,似乎在示意他是否有回信。

如果有的話,牠非常樂意幫他送信,即使牠原本想多待幾天休息,但為了這溫柔的好心人,牠願意現在就飛回美國。

「我還沒看那封信,我想,或許你會願意多待個幾天?等我看完信後再麻煩你幫我送信?」

貓頭鷹歪著頭看著他,似乎正在消化他說的話,不久,貓頭鷹點點頭,轉而飛回Newt為牠準備的窩休息去了。

看著牠飛走後,Newt嘆了口氣,捏了捏鼻樑,他想,或許今晚他會抽空把那封信看完。


TBC.


FREE TALK//

希望我能寫完這本不然五月BIO真的窗定了登愣!!!!


2017.04.24 羅蘿

评论
热度(7)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