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與神同行】江解-隨筆短打01-02

【與神同行】江解-隨筆短打01


他不記得自己是誰,不記得過往。
當他試圖回想,有的是一片慘澹的空白。
他困惑的看著蒼白的天空,隱隱約約的知道現在似乎是一場冷冽的冬天。
理應寒冷的天氣,他卻絲毫感受不到任何的冰冷。
他想,會不會是自己凍傻了。
在他思考著現在的一切,一陣呻吟突如其來的傳來。
他驚訝地轉頭一看,發現聲音的主人是一個髒兮兮的女孩子。
灰撲暗沈的臉夾帶著髒污和血漬,顯得不怎麼好看,甚至可以說是醜的可以,可他偏偏卻覺得眼前的女孩給了他莫大的好感與熟悉。
睜開眼睛的女孩滿臉迷茫,傻呼呼的表情像個懵懂無知的孩子,這一表情讓他看了不免覺得好笑。
於是,他開口問她,她是誰。
他以為他可以得到答案,卻沒想到女孩卻突然哭喪著臉,說她不記得了。

他愣了一會兒,也無奈地說他不記得了。
就在他們傻躺在雪地上,一陣腳步聲傳來。
沈重的,且壓抑的腳步聲,聽得令人感到心慌。
視線的一餘,一旁的女孩已經站起來了,而腳步聲的主人也已經走到他的身邊。
厚重的陰影籠罩而下,蓋住那片刺眼的冬日陽光。
他瞇著眼,看著眼前的人,莫名的,他也覺得這人似乎有那麼點熟悉。

可他偏偏想不起這一切。

緊接著,他聽到女孩驚慌失措地喊了聲大人。
謙卑卻帶著恐懼,這一聲大人喊得他不怎麼舒服。
他斂下抬著的視線,不再看那個擋著他的男人。
心想,這人搞不好也不清楚自己是誰呢。

就在他滿腦子胡思亂想,那個人開口了。

死者,李德春。
死者,解怨脈。

這一聲喊,驚得他立即起身。

解怨脈。他內心重複這個名字,這好似伴隨著他的東西,他想,這似乎是他的名字。
至於李德春,他轉頭看向一旁張大嘴巴,傻呼呼的女孩,心想這應該是她的名字。

然而在他準備思考死者兩個字時。
男人冰冷又嚴肅的嗓音傳來了。

他告訴他們,他們已經不再是活人,而是屬於陰間的死者。
由於閻王大人的恩准,他們兩人不需要參與死者進行轉世的七道審判。
條件則是他們需要為陰間工作,成為陰間死者。

一連串重磅的消息如同巨石砸在他的身上。
他尚未好好思索這一切,已經茫然地和另外一個女孩跟在那人的背後。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帶著他們進入所謂的陰間。
直到站在一處滿是懸崖山谷之處,他才緩緩地提出第一個問題:
「你是誰?」

對方稍縱一逝的停頓,他並未看漏,他瞇著眼睛看著對方挺直地背影,打算再繼續問的時候,對方開口了。

「江林。」

他說。

不似之前的淡然,語調夾雜著些什麼,他聽不清,也不明白。


江林。他聽見自己下意識的重複。
對方冷淡地應聲,爾後讓他們別走丟好好地跟在後頭。


一旁的女孩焦慮地看著他又看了看已經走遠的江林,鼓起勇氣拉著他的衣擺,讓他也跟著走。
他看了眼拉著自己的那雙顫抖著小手,又抬頭看著那逐漸縮小的身影。
最後,輕輕點頭,跟著女孩追上那人的步伐。

==========================================


【與神同行】江解-隨筆短打02


他可以感覺到對方是厭惡他的。

不,說是厭惡太輕了些。

或許該說是憎恨也說不定。

 

有的時候,他可以從對方的眼裡看出那負面的情緒,偶爾的,他也會看見對方緊握的雙拳,以及那咬著牙發出的乾巴巴嗓音,太多太多的小細節都讓他知道對方對他是反感的,甚至可以說是把他當作垃圾般地看待。

對,如同看垃圾般地對待。

 

他不明白自己哪兒招惹到對方。

也無法想起自己的過去,也因而他對此完全毫無頭緒。

 

他感到憋屈。

因為他平白無故地被人憎恨。

 

他試圖與江林說話,也試著讓李德春去問。

可不管怎麼做,換來的都是別多話、別多問,讓他盡好陰間使者的本分。

 

一開始的憤怒、不甘和堅持,再一次次的無解與冷淡的敷衍下,也隨著時間消散。

直到後來,他成了陰間的日間使者解怨脈,成了一個做事不顧前後,想到什麼就做些什麼的沒腦子空有武力的陰間使者。

他讓自己活的肆意,活得快樂,只是為了不讓自己陷入那無頭緒之中,也不願讓自己總是想著為何江林對他的惡意。

逐漸地,他最後將這些疑問藏在心裡,因為他知道,不管怎麼做,在江林的眼裡,他始終是個惹人嫌的傢伙罷了。

 

=========================================== 


第一個是第二集他們剛死那邊~~~ 
第二個則是剛成為使者沒多久~~~ 

第二個打算擴寫啦
有機會我會再寫呢~~
 

嗚嗚我太晚入坑了

糧好少同好也是我難過QQQQQQQQQ

2018.08. 20羅蘿

评论(8)
热度(29)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