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Detroit (底特律:變人)】Markus/Simon (馬賽) - 新刊試閱01


《Detroit : Become Human 》底特律:變人二創小說

設定劇情中所有仿生人皆為人類

設定為架空AU ,可能OOC 有

分級為清水向

不喜,誤入




Chapter00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 Tagore 《Stray Birds 》

 

Chapter 01

 

Markus 拖著疲憊的身子緩慢地從電梯走出,如同垂老的老人似地,踏著蹣跚的步伐地往自己租的公寓走去。他順手扯開自己的領結,隨後拿出放在口袋裡的鑰匙,待走到公寓大門外,俐落地將門打開。

走進公寓後,他褪去腳上的布鞋,開啟牆上的大燈,走到沙發邊將背包扔在一旁,並坐了下來。他呼出一口濁氣,整個人癱軟在沙發上,他累的完全不想動彈,即使肚子發出可怕的飢餓噪音聲,Markus 卻沒那個力氣起身弄晚餐。

他就這麼半躺在沙發上,並讓思緒放空。這陣子的工作過於累人,有太多的包裹需要寄送,還時常遇到不在家的客戶,這使得他必須花點時間多跑幾趟將包裹送至他們的手上。

再加上他最近被上層分發到新的地區,除去跑原先的工作,他還得花時間去做交接與熟悉新地區的路線。

這些工作量讓他的每一天都異常地忙碌,甚至忙得沒時間吃上一口飯喝口水,更別說上個廁所喘個息。同個地區的前輩告訴他,剛開始都是這樣的,又加上他碰到更換地區業務,才會如此忙碌,等他完全上手後,就能輕鬆些。說完這些,還給予他莫大的鼓勵與安慰。

Markus 感謝對方的分享,並硬是咬緊牙關繼續工作。

恍惚地看著天花板發楞,直到肚子餓的發疼,Markus 不得不起身為自己準備晚餐。他走到小廚房,查看冰箱還有什麼東西能吃,卻只找到一些培根、番茄和處理過的花椰菜,隨後他又翻出吃剩的義大利麵條,隨意地弄點義大利麵做晚餐。

弄好餐點時,也近晚上九點。他將晚餐端到餐桌上,沉默的坐下來享用自己弄得餐點,待他吃完後,Markus 把餐具洗乾淨並放回櫥櫃裡。爾後,便回到房間,準備洗澡後早些休息。

等一切都弄好躺在床上時,也已經十點多了。

他拿起放在矮櫃上的手機,隨意地滑開螢幕,看看工作上有沒有什麼消息,確認沒有任何事情後,便關掉對話群組。隨後他又點開了電話簿,按下一串熟悉的電話號碼。

他緊盯著撥打電話的頁面,並沒有將電話撥打出去。Markus 就這麼盯著一會兒,直到手痠的差點讓手機掉下來,才彷彿驚醒般地退出頁面。他嘆了一口氣,為自己設了鬧鐘,就將手機放在一旁的矮櫃上充電。

他起身關掉房間明亮的燈光後,就走回床邊躺下,並為自己拉上棉被,準備入睡。

關掉燈光的房間陷入沉寂的黑暗之中,隱約的,他似乎還能聽見客廳的時鐘走動聲音,也似乎聽見外頭遙遠的人群聲響,可那些人潮鼎沸的聲音又似乎離自己是那麼地遙遠,是那麼地模糊不清。

他感覺自己似乎被黑暗籠罩著,僅有自己還留著在這世界上,是那樣地孤獨且不安。

即使這般孤身一人的日子已經近三個多月,可他仍然不習慣。

是的,他還不習慣。

從那個家裡搬出來,獨自一人到外頭租房子,並找了個不好也不壞的運送工作來做,這一切都是那麼地不真實,且令人無法習慣。

他對此感到困惑,為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感到疑問。他毫無頭緒,只知道自己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便毅然決然地搬出來。而為了能夠養活自己,找了個尚且能維持生活的宅配人員工作來做。

這樣的日子於他而言僅是得過且過罷了。

與過往的生活相比,似乎差了點什麼。

他想,大概是因為離開家的關係,他如同個面臨成年,對於自己的未來感到迷茫的孩子,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他為了不給他的養父Carl添麻煩,也不願和他的兄弟Leo為了養父的家產亦或者是身分問題爭執,才因此搬出家中。

現在想想,或許是有點兒意氣用事,也或許是年少輕狂,可更多的是,他心裡確實有那麼些的自卑與不安。

這份不安和自卑源自於他並非Carl 的親生孩子這項事實。偶爾的,他會想,如果他真是Carl 的孩子該多好,或許他們會更加地親密,也或許更像個父子也說不定。

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儘管他尊敬、愛戴他的養父,而他的養父同樣地關懷疼愛他,他們是那麼的親近,可他們之間卻還是隔了層牆。

而這道牆便是血緣關係。

每當Leo 大聲怒罵他是不知哪來的雜種,或是向Carl 抗議他對他的關懷與疼愛時,他都恨不得狠狠地回擊,可他不願意看見Carl 難過與失望的表情,每一次的傷害與攻擊,他只能選擇吞下或者漠視。

他時常告訴自己這沒什麼的。就和Carl 告訴他的,Leo 只是個不懂事的孩子,同時也因為他的不學無術以及Carl 年輕時疏於照顧才會有這般偏激的想法與態度。

即使他已經成年許久,他始終像個幼稚且無理取鬧的孩子。只因為Carl 的疏忽與縱容,才會導致Leo 變成這般模樣。

Markus 試著學習Carl 那般的大度與寬容。

可他明白,那是不可能的,是的,永遠都不可能。

Carl 說過,Leo 那是忌妒,可Carl 不知道的是,他同樣會感到忌妒。他忌妒Leo 能是他的孩子,忌妒他能肆無忌憚的任性與反抗,只因為他是Carl 唯一的孩子,有了這層關係,Leo 再怎麼樣都不會被捨棄,更不會受到Carl 的厭惡。

他卻得小心翼翼地,維持著自己美好乖巧的態度,並像個體貼且穩重的孩子。

只為的是不再被拋棄,不再被扔回那陰冷的、沒有自由的育幼院。他不想再回去那個地方,也不想再像個商品一樣,任著那些前來領養孩子的父母評價與挑選,也不願意像個牲畜般地任由那些大孩子或是育幼院的大人們打罵與欺凌。

他只是想要有個家,想要有個尊嚴體面的生活,想要像那些擁有父母的孩子一樣,有個嚴肅卻會關懷孩子的父親,有個溫柔且會愛著自己的母親。

他只是,只是不想再成為孤身一人。

當Carl 來到育幼院時,只是問了聲要不要和他走,並溫和的給予他一個微笑和擁抱,他便想著,他要抓緊這得來不易的溫暖。

跟著Carl 走進Manfred 家時,他就發誓,他會成為Carl 想要的樣子,會做一個Carl 心目中的乖巧孩子。

可這麼多年後,他深刻地體會到,他和Carl 始終無法成為真正的父子。

而他那聲一直想要喊出口的「父親」,也因此不曾喊過。


TBC.


Free Talk


我寫文其實都很囉唆(幹

這是這次CWT49的新刊

我就貼一章試閱

現在也還在努力寫


20 18.07.08羅蘿

评论(6)
热度(49)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