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Detroit (底特律:變人)】Markus/Simon(馬賽)-點文01

#Detroit  

#底特律

#Markus/Simon

#馬賽


TAG:藍血酒吧



North最終決定要開一間酒吧。她挺喜歡夜生活的,雖然她不能喝酒,但她喜歡酒吧的氛圍。昏暗的、曖昧的甚至有些慵懶,大抵是她曾做性愛仿生人時期受的影響,特別喜歡,或許該說習慣這樣的環境。於是她開始大張旗鼓的搗弄她的酒吧,名字也取的暴力簡單,就叫「藍血酒吧」。服務對象主要為仿生人,當然,歡迎人類進來,不過進來的人類可得是偏向仿生人的,North可不想讓激進無理的人類來鬧事。前期為了省經費,她拉來Josh和Simon來幫她的忙,另外也有三個較為親近的仿生人也跟著來她開的藍血酒吧工作,兩個做店內保鑣,一個成為酒保。Josh其實並不想來的,他甚至義正嚴辭地告訴North,她身為一名女性仿生人,怎麼可以開這種庸俗且偏門的店,每天找機會就向North說教。不過嚴謹的Josh還是敗給North的暴力鎮壓之下,那些反對的話語都收了回去,到後來也只能縮著尾巴幫著North開店,當然,North也承諾,等她的店穩定後就會放他走,這也讓Josh稍微放心了一下。至於Simon,其實他也不怎麼想去的,身為一個家政型的仿生人,雖不及Josh的排斥與反對,可他對於酒吧這樣的地方其實還是稍有不喜,大概是因為曾經的設定和個性問題,其實他是想去找家政類型的工作,亦或者是其他工作,諸如公務員、清潔員或是書店店員什麼的。可好心的Simon還是無法抗拒朋友的請求,同樣敗陣下來的他在North的請求下,學習如何成為一名合格的酒吧服務生,好在他的工作就是端東西或是清潔什麼的,而這些都是他熟悉的。直到開業的那天,他們三人和另外三個仿生人都戰戰兢兢地待在店裡,既是期待也同樣害怕,這是他們身為仿生人第一次自主選擇工作,直到營業時間到了,他們繃緊身經各自站在岡位上等待第一批屬於他們的客人。在長針走過五分鐘,店門打開了,來的人是Connor和他的人類警探搭檔Hank,North帶著笑容迎了上去,和他們打聲招呼。身為人類的Hank挺不自在的,他抓了抓頭髮,乾巴巴地道賀,並問了句,「你們這兒會有人類喝的酒嗎?」North挑眉,「當然。雖然我不怎麼喜歡人類,但Connor說過你不一樣,今天開業第一天,你可以放膽地喝。」Hank被North這一番話弄得不知道怎麼回應,最後大笑出來,說了句棒透了,就拉著還是癱著一張臉的Connor到吧檯點酒喝去。又過了一會兒,他們認識的仿生人一一進來,無不道賀,而在這麼多仿生人或是親仿生人派的人類光臨,藍血酒吧也跟著熱鬧起來。作為酒保的仿生人忙得弄人類的酒,而Simon跟Josh則是不斷穿梭在人群中,為仿生人服務。直到得了點空閒,Josh和Simon偷溜到員工休息室喘口氣,Josh鬆了鬆服務生的領結,稱自己累得不行。(當然仿生人不會累的) Simon笑著沒說話,而是坐在一旁休息。「怎麼沒看到Markus過來?」Josh突然問道。「我不知道。」Simon說,「或許在忙?」身為仿生人領導者的Markus不像他們,他有很多事情得處理,得和人類政府交涉,得處理仿生人相關的事件,總的來說,Markus忙得不可開交,可不像他們這些已經自由的仿生人,成天得煩惱自己該幹些什麼。「我以為他會來。」Josh跟著坐了下來。「可能他很忙?」Simon聳肩,「你知道的,領導者總是非常忙碌的。」「不,你不懂我的意思。」Josh搖頭,「North開店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過重要的是,你在這兒工作,Simon。」Simon沒有回話,只是起身拍了拍Josh的肩膀,「走吧,該出去了,不然North待會兒找不到人會生氣的。」Josh哀嘆了一聲,沒有接著話題說下去,而是頹喪地跟著Simon出去。在他們開門的瞬間,果然看到臉色不怎麼好的North,她沒好氣地罵他們偷懶,兩個仿生人尷尬地道歉,便像條可憐巴巴的小狗跟在North的身後回去工作。在Simon準備端著藍血去客人那兒時,North拉過他,並讓他先把這盤東西端去另外一桌,他原先要去的他讓Josh跑,Josh不甘心地抱怨North偏心,North不理會他的抱怨,踢了踢他的小腿讓他快去忙,而不明所以的Simon只能按照North的意思去。直到他靠近那角落的沙發,才發現坐在那兒的人是Josh剛剛提到的Markus,太陽穴的顏色環從藍色轉變成黃色,即使困惑,他還是將東西一一放在桌上,「請慢用,先生。」「坐下。」Markus說。「我還得工作。」Simon帶著歉意說,「不然North可會生氣的。」「我已經幫你跟她請一小時的假。」Markus的語氣顯得乾巴巴的,「她也答應了。 」Simon的顏色環從藍色轉變成黃色,又成了紅色,最後又變回藍色。他放下端盤,依言坐了下來,「你不忙嗎?」「還好。」他說,「還是有時間可以休息的。」說完,他們兩人突然相對無言,Simon心想,雖然Markus說還好,仿生人的外表不像人類會顯示疲憊,可他明白,Markus是疲累的。這樣的想法有些奇怪,仿生人不應該感到疲憊,可他就是覺得Markus非常疲倦,這大約是人類所說的精神上的疲憊感?「還習慣嗎?」在他想著些有的沒的,Markus突然問道。「還行。」Simon笑著說,「第一天工作,還稱不上什麼習不習慣的。」Markus點頭,並將自己點的藍血推了過去,「用點吧。」Simon搖頭,謝絕他的好意,「我還能撐著。」接著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就和在耶利哥一樣,隨意地聊著些話題。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在場的仿生人們表面上各自和自己的朋友談論,實則卻偷覷著他們兩人,而其中以North和Josh等人最為關注。「我就說Markus怎麼不會來。」Josh翻了個白眼。「Simon在我這兒工作,他肯定會來的。」North沒好氣地說,「拜託,他們兩人到底在做些什麼?看得我都尷尬了,這畫面簡直是人類的那個、那個什麼相親一樣。」「別說了,我看的也尷尬。」Josh無奈地嘆氣,「一個一板一眼的仿生人,一個什麼都不明白的仿生人。妳要他們怎麼談戀愛?」「我之前就能和Markus談戀愛。」North沒好氣地說。Josh斜眼看她,「妳確定你們那是談戀愛?我看是妳霸王硬上弓,更何況你們談的可是沒多久的戀愛。」North不高興地捶了Josh一拳,「我承認那不是什麼戀愛,別提那蠢透的事情,我不想回想。我的意思是,仿生人是能談戀愛的,Markus也有經驗,按理來說能很快拿下Simon的。」Josh轉過頭嚴肅地看著North,North被他看的頭皮發麻(當然不是字面上的頭皮發麻),「怎麼?」「妳認為,一個靠妳霸王硬上弓的仿生人能夠順利追求別人嗎?妳和Markus之間的事情是你主動,就連分手也是妳提的。妳認為一個愛情裡特別被動的Markus會懂怎麼追求人嗎?尤其他追求的還是什麼都不懂的Simon。」 Josh具具有理地說著,甚至恨鐵不成鋼地看著North,不明白她的腦子是怎麼想的。聽完這一番話的North無言以對,回想起她和Markus那可憐的一個月戀情,似乎還真是那麼回事。她無奈地轉回去看著那端正坐在沙發上說著話的兩人,心想著,等到他們能談戀愛,可能都得等到他們這批仿生人都壽終正寢吧。


FIN. 


FREE TALK// 


這是之前的點文說實在的我只想寫短短一篇(幹沒想到寫了這麼多(抹臉說是馬賽,但也只有一點(幹另外提到的馬諾,其實我這邊的設定算是他們兩人是和平分手,諾絲也沒有繼續留戀馬庫斯這樣分手原因是覺得他們其實沒那麼合拍,也覺得馬庫斯並非喜歡她,是喜歡賽門的這樣xddddddd
但怕越寫越長就就就這樣了( ㄍ 



2018.07.01羅蘿





评论
热度(36)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