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Detroit (底特律:變人)】Simon中心 (無CP) 隨筆短打01

#Detroit

# 底特律

#Simon 中心


隨筆短打下


 

他一直都明白的,明白人類的劣根性。

因此他告訴自己,人類就是這麼糟,是既可怕又令人厭惡的種族。

他們是充滿暴力的且不友善的,即使他們也有那麼點良善,可相較於負面的行為,那點友善是那麼微薄零星。

Simon 想,人類是可憎的,可他卻無能為力。

他只能一次次地承受他的主人負面情緒,吸收那些可怕的惡毒語言,無助地任人毆打。他始終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兒出了差錯,才會受到這樣的對待?

他曾經是愛著,是的,愛著他的主人,可一次次的傷害之下,他開始懷疑這樣的好感與愛意是否是正常的?

他開始自我否定,可他又認為他的主人可能就是那類無法控制自我的暴力分子,偶爾地,他還是能感受到對方對他的好。

這般矛盾的心態不斷拉扯著他的思緒,他害怕這樣的自己,不明白為何會有這些想法,他裝作一切是正常的,照慣例地整理家務,做一個稱職的仿生人管家,也一如往常地任主人打罵。

直到他被拋棄時,他才明白,原來自己並非重要的,只是個可有可無的物品罷了。

即使他的主人再怎麼凌虐他,他還是相信著對方對自己尚懷著好感與疼惜,可到頭來的拋棄卻顯得他這樣的想法可笑至極。

他想,人類果然是可怕的,可怕到讓他想要逃離。

在強制送回時,他趁著人類不注意偷偷地溜走,然後拚了命地逃離這熱鬧非凡的市中心,他不知道他可以逃到哪,他只能拼命地向前奔跑,逃到一個沒有人類所在的地方。

只要沒有人類,也就沒有傷害,更沒有疼痛和拋棄。

人類不明白,不明白他們仿生人也是有感覺的。即使他們的身軀沒有痛覺,可產生自我意識的仿生人是會感到疼痛的,他們賴以生存地心臟零件是會疼的,就如同人類般地心痛是一樣的道理。

可他們卻不知道,不,或許是他們不屑知道。於他們而言,仿生人只是個長的像人的物品,可以任憑打罵與使喚,因為他們是不同的,人類是主宰,而仿生人則是低下的附庸產物。

仿生人僅是人類為了方便而創造出來的,仿生人必須服從他們的造物者,不得反抗,不得傷害人類。

既可悲又無奈的,可這就是他們的命運,他們打從出生起就被烙上人類的附庸,他們不是人類,也不是一個種族,就只是個物品。

可以任人隨意買賣的東西罷了。

人類不明白他們的眼淚並非是程式的設定,而是貨真價實地因傷害而流出的淚水。

可他們始終不明白,永都都無法明白仿生人的痛楚。

如果可以,他打從心底地希望,未來的某一天他們仿生人也能夠得到自由,即使需要付出他的性命,他也甘之如飴。

只因為他不想再做人類的奴隸。

也不願再體會受傷的感覺了。


FIN.


FREE TALK//


真的很喜歡賽門

好心疼賽門阿

自己腦補了這麼一段故事

大家看看就好嗚嗚嗚


2018.06.21 羅蘿

评论
热度(10)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