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Detroit(底特律:變人)]Markus/Simon-隨筆短打02

前提是馬庫斯在電台殺死賽門這樣

人類會因為憂鬱傾向而自我了結,也會因為承受的負面情緒過大而死去。
他不清楚身為仿生人的自己是否是如此,可他卻清晰的感受自己的活動力降低。
North和Josh等人為他找來許多生物零件供他更換,就連正式成為警探的Connor也運用關係找許多上好的高級材料。
可不管怎麼更換再好的東西,Markus仍然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一點一滴的減少。
他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就連最新型的仿生人Connor也不明白。他們曾找到模控公司詢問這項問題,可公司高層的回應卻是這已經不在他們到控制範圍內,他們也無法理解Markus的「病情」。
Conner甚至帶他去找Kaminski,希望能從他身上得到解答。
頑劣的Kaminski漫不經心地聽完他們的來意,說了句,「咎由自取。」
便讓他們離開。

他們鬧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可為了讓Markus活下去,他們只能盡全力去找辦法來救他。
期間他們也不斷忙著爭取仿生人更多的權益,以求得更好的資源、待遇。
就這麼過了一年,即是仿生人抗爭運動的一年後,他們獲得很大部分的進步,人類方也有盟友加入他們的抗爭行動,這一切似乎都是這麼美好,只除去Markus的身體狀況還是很糟外。

再過幾天,他們仿生人即將舉行大型的奠祭活動,他們將為那些死去地同胞哀弔,而這項活動是繼之前仿生人第一次站起來抗戰後,屬於他們最大型也是最有意義的活動。

然而,活動越是接近,Markus的身體越糟,更換物件的頻率比過去高了三成。
直到哀悼的那一天,Markus在主持完活動,竟在離開後沒多久,突然在North等人面前倒地。

一陣兵荒馬亂,Markus被他們緊急替換心臟後才甦醒過來。
眾人看到他醒來鬆了口氣,他們可沒辦法接受失去Markus這件事情,Markus是他們的領導者,亦是他們的信仰。
失去Markus,也等同於宣判仿生人出局。

Markus看著同伴擔憂且放心的表情,突然告訴他們,他夢見了早已死去的Simon。
聽到這個名字和夢這個字眼,他們紛紛看向其他人,覺得這件事挺怪異。
仿生人是機械,即使他們越來越像人類,也能夠休息睡覺(待機休眠)他們也不會做夢。
更何況還是夢見已經死去的同伴?

沈默籠罩了他們,對於Simon他們是愧疚的。
Simon並非光榮地死在人類手上,他並不完全是為了仿生人的大義而死去。
而是他們三人為了不被人類發現他們的蹤跡,不願意被知道他們的事情,親自殺死的。
Simon死前的懇求和那雙清澈的藍色眼睛,無不提醒著他們是擔小又卑鄙的懦夫。
只因為那一點的可能,他們就和殘酷的人類一樣,屠殺自己的同胞。
再用其他理由去掩蓋事實真相和他們不願意面對的事實。

直到他們相對無聲,Markus輕聲地說:
「我明白我的病情了。」
North聞言,激動的詢問是什麼原因。
Markus則是無聲的搖頭,說:
「Kaminski是對的,是我咎由自取。」

眾人面面相覷,想要知道卻不知道該如何追問,直到Markus說了聲他想獨自休息,讓他們離開他們沒有辦法只能接續離開病房。
直到房間僅剩他一人後,他緩慢地躺了下來,閉上雙眼。
隱約地他好像能看見Simon躺在那大雪紛飛的日子裡,能看見他孤零零一人倒在電台屋頂上,被飄渺細雪掩蓋身軀。

睜開的那雙眼睛似乎帶著解脫也似乎帶著不諒解,但他卻偏偏覺得眼睛裡面好像充滿了溫柔。
而直到現在,他才恍然發現,原來這一切的開端是在那場下雪天。
原來早在那時侯,他就深受影響,只是他不知道,也未曾去想過。
只是因為他害怕想起那雙藍色的眼睛。
害怕自己會在那一片藍色沈溺而死去。

Fin.




Free Talk

我不知道我在幹嘛
看了很多人剪輯的影片覺得這對怎麼可以這麼虐
於是就寫了這篇短打
大概內容就是馬庫斯不自知自己因為賽門的死亡(尤其是他親自動手)而深受影響
直到一年後的哀悼活動才赫然發現
但也於事無補回不去了😂

2018.06.19 羅蘿



评论
热度(26)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