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Detroit (底特律:變人)】Markus/Simon-無題

Simon的機體受到損傷,部分需要更換零件,並補充藍血等生物零件。

他們目前所擁有的東西太少,沒有新的零件提供Simon,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和之前一樣,從「死去」的同伴身上取下物件作為更換。

照理來說Simon是可以自行解決的,可能會有些麻煩,但整理而言他能夠獨自完成為自己「療傷」的行為。

Josh好心地詢問是否需要幫助,Simon婉拒他的幫忙,至於North更是直接,她說她是女人,不能幫男人做這種事情,也表明自己並不會提供協助。

Simon笑著點頭,表示理解,而他也確實不需要他們的幫忙。這點兒小傷他還是能夠處理的。

他向他們三人道別,踏著蹣跚的步伐去他們放置(或許該說丟棄?)死去的同伴的船艙尋找他所需的物品。

North在原地喊著,讓他結束後再去找Lucy做些檢查和處理便轉身離開,Josh則留下一句早點回來也跟著離開了。

剩下的Markus思索一番後,抬頭望向Simon離開的方向,他停頓幾秒,決定跟著Simon,看他是否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Simon聽到他的腳步聲,他轉頭看向他,略帶疑惑地詢問他有什麼事情,Markus只是告訴他,他現在沒什麼事,便陪他走一趟。

Simon眼不眨地看著他,似乎在思考什麼,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他跟著自己。

兩個人相對無言,他們並沒有去討論後來在電台發生的事情,Markus有意想詢問,可他又認為問這些於事無補,稍顯得多餘。

或許是不知該從何提起,也或許是因為人類新聞傳達的負面消息,他們並沒有去談接下來的行動。

兩個仿生人僅是沉默地走在耶利哥船底,直到他們來到放置同伴屍體的地方,才開啟對話。

Markus果斷地進去找Simon需要的東西,這樣的拆卸行為他非常熟悉,早在他被報廢丟置回收場時就幹過這些事情。

沒多久,他找到Simon要的東西,Simon也找到剩下的物品。於是不多話的兩人走出船艙,找了個空曠的地方做更換。

Simon謝過Markus抽空幫他找東西,並讓他可以回去休息,不需要留在這兒陪他。然而,Markus卻搖頭拒絕,他反而蹲下身子,看了看他受損的機體與零件,低聲說了句:

「我來吧。」

隨後,他讓他脫掉身上的衣服。

儘管他們是仿生人,可Simon早已從人類那兒學習到光裸著身體是種羞恥的事情,而他同樣地也將這樣的情緒學習起來。照理來說,他和Markus都是「男人」,即使害躁也不會糟糕到哪兒去,可他偏偏卻覺得在Markus的面前褪去衣服,赤裸著身體讓他看光是件可怕又令人感到羞恥的事情。

在Markus疑惑且正直的目光下,Simon的程序跑了許多雜亂的思緒,最後他只是無奈地嘆口氣,緩慢地脫下他的衣服。

直到他身上留下一件底褲,才停止動作。

Markus讓他躺下來,儘管地板是髒亂的,可他們別無選擇,更何況他們的身體也不會因此弄髒。Simon尷尬地躺在地上,任由Markus替他做更換,面無表情的盯著天花板,實則想的是這一切都太詭異了,儘管他是個仿生人,可他是個異常的仿生人,也就是說他擁有自我意識,也能夠學習人類的情緒。

這一切都太突然,也令人不知所措,直到Markus的一聲好了,才喚回他的飄遠的思緒。他禮貌性地向他道謝,並起身穿回有些破爛的衣服。

他能感覺到Markus的視線仍在他身上,可他卻不明白對方還不離開的原因,只能硬著頭皮(或許該說是塑膠皮)穿好衣服,並再次地道謝,並思考該如何委婉地向他道別。

Markus卻安靜地看著他,這讓他頭皮發麻,他想應該是莫名的電流竄他的腦子造成的。

他同樣地看著Markus,對方的雙眼仍舊充滿著他無法明白的情緒。早在第一次的見面時,他就明白這個仿生人和他們不一樣,他更加地複雜,也更加地像人類,他的思緒也和他們不同,他擁有太多他們不曾擁有也部會有的東西。

而現在,他發現自己還是看不清Markus。

沉默又讓他們兩人僵持在原地,直到Markus又再次地開口,打破了他們的僵局。

「別再讓人類有傷害你的機會。」

語畢,Markus又看著他,似乎在等待他的回應。

Simon低著頭笑了出來,輕聲地回道:

「好。」


FIN.


Free Talk//

不知所云的一篇

我只是想看馬庫斯幫賽門修理(?????????

然後羞澀的樣子(????????


馬賽的糧好少阿我好難過嗚嗚嗚

好想吃馬賽QQQQQQQQQQQQQQQQQ

评论
热度(48)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