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暗巷組+保育組-Periculid

【Graves/Credence】【保育組/暗巷組】

 

令人意外的孩子。

 

這是他給予他的第一個印象。

多年後想起這個孩子,也依然是這個印象。

直至他再次遇見了他,他還是那個令他意外且擔憂的孩子,許是相互陪伴了多年,他彷彿是他的孩子,只要稍不注意,似乎下一秒就會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即使他離開了多年,他還是無法停止為他操心的思緒。

 

 

「放輕鬆,Credence……」看著如同受傷地野獸般地Credence,雖然有些意外他在通往英國的船上看到他,不過現在可不是探討他為何會在這裡的原因。

Credence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他警惕地看著Newt,似乎對方只要一靠近他便會炸起全身的刺去攻擊他。

Newt蹲低了身子,伸出了雙手,表達他並沒有任何惡意,他輕聲地說,「Credence,我可以接近你嗎?」

如第一次會面,他在不遠處對著那個已經陷入瘋狂之中的孩子說的話語似的,他小心翼翼地接近他,深怕一個不小心會激怒他做出更多無法挽回的事情。

男孩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可Newt卻讀懂了他的情緒。

他緩慢地走到男孩的身邊,給予這個受了許多傷的孩子一個擁抱。

擁抱他那已經殘破不堪的心與已經無法承受更多傷害的身軀。

他想,這孩子現在大概只需要一個擁抱,一個能夠包容且接納他的溫暖吧。

 

 

Credence跟著他回去了英國。

他為了他辦了新的身分,雖然這部分花費了他一些金錢與時間。

而他也為他準備了一個全新且溫暖的房間,他希望男孩能夠擁有一個新的生活,也期望他能夠在這裡休養。

他不知道怎麼去幫助他,只能竭盡所有地去給予他能給的一切,提供他一個衣食無缺的生活,以及更多的關心與擁抱。

 

 

自從他們見面,男孩什麼話也沒有說,直到他向他提起了美國的事情,男孩才終於開口了。

「對不起,先生,您說的事情我沒有……任何的記憶。」男孩低聲說道,對於他所說的一切感到困惑。

看著男孩,他最後什麼也沒說,於是他選擇了停止談論那些過往,他想,或許是暗黑怨靈帶來的副作用,也或許男孩選擇性的遺忘那些令他痛苦的事情吧。

 

 

在他的悉心照料之下,男孩也慢慢地接受了他的靠近,也試著放下心防與他親近了起來。

男孩知道他會魔法,於是請求他教導他魔法,而Newt也無法拒絕,男孩學習的認真,運用空閒的時間向他學習,他也盡心盡力地將他畢生所學傳授給他。

但很可惜的,男孩卻無法學習任何的魔法,這讓男孩非常地失望。

他無法點亮燈光、無法讓人石化、也無法運用魔法去做清潔等事情,於是他又想著或許該教他別的魔法。

日復一日,男孩細心地學習,而他嚴謹地傳授,到了最後,男孩終於學會了魔法。

他將一朵枯萎死去的康乃馨變成了一朵Periculid。

那是一朵致命且美麗的魔法花朵。

Newt複雜地看著男孩,男孩為他成功的第一個魔法感到滿心地喜悅,他小心地捧著那朵Periculid,開心地向Newt說,「先生……我成功……真是太謝謝您了……」

 

他該怎麼告訴他的男孩,那朵Periculid是一朵寓意不怎麼好的花呢?

他又該怎麼告訴男孩,曾經有那麼一個人施展了這個魔法呢?

而男孩是否又想起了那些苦痛呢?

 

到了最後,他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溫柔的摸了摸他的頭,稱讚地說,「恭喜你,Credence,你做得很好。」

 

 

他從Tina寄來的信件得知,Graves被找回來了,可他卻失去了那段被綁架的記憶。

可據Tina所言,他對Credence有一些印象,可他並不知道男孩到底是什麼人。

他看著他的男孩,偶爾的夜晚,陷入睡夢的男孩總是會喊著那麼一個人的名字,醒來後總是滿臉的淚水,他說他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人,也忘記了許多對他而言很重要的事情。

而他又怎麼說,那些是真實的,他忘記了那些對他而言是悲傷可卻重要的回憶。

又該如何跟他說,那個人對他其實並沒有太多的印象。

 

他無力的發現他什麼也無法去做,只能看著男孩苟延殘喘在這世上,依舊無法將他從深淵中拉出。

Fin.


Free Talk//

之前看到親友ritsu的圖向他借梗寫一下

梗是魁跟媽咪回去英國,失去了記憶,很認真學魔法結果只會當初部長送他那朵Periculid的魔法的故事

統整一下我就寫出了暗巷組+保育組這樣的故事

2017.03.06 羅蘿

评论
热度(13)
  1. AlecNights羅蘿 转载了此文字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