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暗巷組《【The Light Behind Your Eyes》01-04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Graves/Credence】01

※非Grindelwald假扮,設定為真實部長。

※大概OOC吧。

※暗巷組(?

 

他還記得那個孩子。

偶然在路上遇見的一個孩子,發著可笑的反女巫的傳單。

既畏縮又陰沉,是個不怎麼討喜的孩子。

第一次的見面,只留下個不可愛的孩子這印象,隨後又被他拋之腦後,可他不知道他未來會與他有這麼多交集。

 

第二次的見面,他在大街上看見他,站在她的養母MaryLou Barebone身旁,為她的狂熱而大肆宣揚著反巫師的理念。

而這次的他依舊給予他一個陰沉不討喜的印象,喔,還多了一個,愚蠢至極。

 

第三次的見面,依舊是在大街上。

他依舊再發傳單,可是這次不一樣,那個孩子的手纏著繃帶,上頭還有些腥紅,他想那大概是受了傷,隱隱約約猜測是那個瘋狂的No-Maj做的。確實,一個瘋子會做出這種事不令人意外。

 

他站在陰暗的巷子裡,看著那個陰沉又不討喜的孩子,垂著腦袋縮著肩膀,畏畏縮縮的發著傳單,發傳單的那雙手還隱約地顫抖著。

大概很疼吧。他想。

 

而這一次的相遇又給了他新的印象。

 

一個可憐的孩子。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Graves/Credence】02

※非Grindelwald假扮,設定為真實部長。

※大概OOC吧。

※暗巷組(?

 

那是個可憐又悲哀的孩子。

明明是個如此弱小的存在,可偏偏他卻將他記在心裡頭。

看著順手拿回的反巫師傳單,他便想起那時候他向那孩子索取傳單的畫面,不由得一笑。

反巫師嗎?他想。

可那孩子眼裡並非充斥反巫師的偏激情緒,隱隱約約地,他可以感受到那孩子並不排斥魔法。

 

「給我一張傳單。」看著那厚厚一疊的傳單,他不由自主地走上前。

「什、什麼?」如同受驚的小鹿,孩子意外有人向他搭話。

縮著肩膀,孩子偷偷瞄向他,眼裡充斥著不敢置信與些許的慌亂,嘴巴一張一合,想開口說些什麼,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Graves也不急著對方立刻回應,他氣定閒時地站在他的面前。

「您……是要傳單嗎?」查覺到對方並非那些嘲諷他的人,也非那些惡作劇的人,孩子小聲且緊張地說道。

「恩,給我一些吧。」不由分說,他抽走了近八成的傳單。

「可、可是……」看到他拿走這麼多傳單,孩子更緊張了,整個身子都緊繃起來,似乎害怕他下一秒會將傳單砸在他的身上,並恥笑羞辱他,如同那些欺侮他的人。

「放心,我不會亂丟,更不會羞辱你的。」明明是嘲諷的語氣,可孩子卻聽出對方沒有惡意。

「……但是我、我必須發完它們……」

「所以我才向你拿這些傳單。」Graves的語氣不怎麼地好,甩了甩手上那一疊可笑的傳單,說。

「先生這實在……」孩子似乎沒碰過這樣的情形,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囁囁嚅儒了半天,依舊不知該說什麼。

「為了報答我幫你發傳單,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漫不經心地將傳單塞向經過的人,儘管接收的人不想拿,他還是硬塞給對方,若對方要發作更是一個冷眼瞪過去。

聽見Graves所說的話,孩子愣了一會兒,而Graves的耐心也很足夠,並沒有催促他立刻回應。

直到他將手上的傳單發了近兩成後,他才聽見孩子的回應,帶著些許羞赧與怯弱,小小聲地說:

 

「Credence,我叫Credence Barebone。」

 

這次他突然覺得孩子淺笑的樣子看起來有些地令人討喜。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Graves/Credence】03

※非Grindelwald假扮,設定為真實部長。

※大概OOC吧。

※暗巷組(?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墨色。

既使不用睜開雙眼,他也知道他依舊待在這墨色中。

 

既陰冷又孤寂,一切都是靜悄悄地,沒有任何聲響,隱約地只剩他的呼吸聲以及微弱的心跳聲。

他曾經掙扎過,可卻越陷越深,於是他學會了認清現實。他知道,他不可能擺脫這片黑暗,在有生之年絕無可能。

最後,他隨著時間與它共存,並接受被侵蝕的答案。

 

日復一年,侵蝕逐漸加重,他偶爾能聞到身上腐朽的味道。他原以為他會一直待在這深淵之中,可就在那一天,他依稀地瞧見了一抹暖色。

 

那是他曾經渴望的溫柔,他以為他此生無法擁有,可那人卻給予了他一絲的溫暖。

他緊握著,牢牢地不肯鬆手,深怕那抹光會消逝,再次被黑暗吞噬。他小心翼翼地,謹慎地保護著這微弱的光,不願他死去。

他想不清被選擇的為何是他,但他卻為此而竊喜。

曾經地以為他不可能得到救贖,可那人卻將他從黑暗中拉起,他想,只要他能夠完成那人給予的事情,他肯定能離開這片泥沼之中。

 

可到頭來,卻依舊只是他癡心妄想。

他終究是被捨棄了。

那抹溫暖成了這片墨色最後的添加。他感覺到一陣窒息,無法呼吸,也問不出任何責備的話語。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墨色將他啃食殆盡。

 

他由黑暗而生,也將由黑暗而終結。

即使他曾接觸過那丁點的溫暖,最後還是被割捨了。

他想,是的,他想。

最終他還是會回歸到那最深淵,直至死亡。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Graves/Credence】04

※非Grindelwald假扮,設定為真實部長。

※大概OOC吧。

※暗巷組(?

 

他失去了他。

到了最後,他依舊一無所有。

他失去了這一生最寶貝的人,他緊藏於心上的人。

即使他是被捨棄的那位,他也明白,是他丟失了唯一。

 

 

「……Credence?」

輕輕地搖醒正陷入夢魘之中的青年,Graves點開了房間的澄燈。

而在對方的輕搖下,緊皺著眉嘴裡不斷夢囈著的青年也緩緩地睜開了雙眼,有些朦朧的眼帶著些許的淚水,這讓Graves皺起了眉。

「……Mr.Graves?」青年抹了一把臉,悄悄地抹去眼角的淚水,有些亡羊補牢可他依舊不願讓他看見。

「做惡夢了嗎?」他輕聲地問。

「是的,夢見……夢見幾年的事情……」他小聲地說,並用雙手遮住了自己有些狼狽的臉,不願讓Graves看見他難堪的一面。

聽見Credence有些哽咽的話語,他輕嘆了一口氣,這終究是他們兩個人之間最深的問題,儘管並非是彼此的錯誤,可卻深埋在兩人之間成了一到鴻溝。

他緊擁住不斷顫抖著身軀的青年,讓他靠在自己的胸躺裡,能感受到胸襟前已被淚沾濕,他輕拍著Credence,在他的耳際邊低喃:

「我不會離開的,Credence。儘管我曾經離去過,但這次,我向你保證,我不會再離開你。

 

TBC.


Free Talk//

說是短打 其實算是有關係的

應該說是在同個故事裡,但時間軸不定(ㄍ

然後這也是之前寫的丟上來><

评论
热度(5)
  1. AlecNights羅蘿 转载了此文字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