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神奇動物在哪裡】家長組-短打01-05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家長組】短打01

 

他的心臟是冰冷的十二月。

似乎沒有任何一絲的陽光與溫暖。

他想,這麼一個冰冷的人,肯定是個不宜接觸的人。

可他沒想到他最終會與這麼一個冷心冷情的人共度後半輩子。

「這次的冬天很冷呢。」為自己冰涼的手施上一個保暖咒,他搓著手,說。

「的確。」Graves熱了一杯可可地給了他。

「這讓我想到我們第一次見面,你給人的感覺如同冬天。」接過熱呼呼的可可,Newt小口小口地飲用著。

「喔,是嗎?」

「恩,如同冬天冰冷,可最後我卻發現並非如此。」將可可喝了一半,地給了Graves,「你也喝些吧,暖和。」

不嫌對方的口水,Graves接了過來,在Newt嘴唇碰過的地方接著喝完他,甜膩地卻帶著一絲苦澀的可可,讓有些冰涼的身子暖了起來。

看著Newt舒服地窩在柔暖的沙發,抱著幻影猴道高,瞇著眼在火爐邊打盹,他想,如果這人說他是冰冷的十二月。

那麼他肯定是冬季過去後陽光重新籠罩的時刻,最暖和的四月份。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家長組】短打02

※「不給我一個吻嗎?」

 

Graves盯著Newt很久了。

Newt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他放下了正在分類的羊皮捲,轉身無奈地說:

「怎麼嗎,Percy?」

Graves一言不發,他依舊是持續地看著Newt,而被緊盯著的人已經有些頭皮發麻,這明明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可他並沒有引此惱怒,還是好聲好氣的再次詢問,「怎麼嗎,Percy?你怎麼一直看著我?」

又是靜默了一會兒,就在Newt準備放棄交流時,Graves開口了,語氣帶著一些不易發現的委屈,說:

「我在想,我們都交往這麼久了,你不給我一個吻嗎?」

Newt瞬間整張臉通紅,他倒是從沒想過嚴謹的Graves會如此委屈的一面,這讓他有些害羞也有些的好笑。

原來他的Percy是如此可愛的人。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家長組】短打03

※「我等著你對我撒嬌。」

他看著他的伴侶,帶著一絲的痛苦與悲傷地窩在被窩裡。

隱隱約約的啜泣聲從裏頭傳來,他嘆了一口氣,來到了床邊,將人連被整個摟在懷裡,嘴裡不斷地說著安撫的話語,一下又一下的輕撫著他的背後,感受到對方一開始的僵硬,發現到是他後,將整個人都放鬆的靠在他的懷裡。

「他走了。」Newt小聲地說。

「我知道。」

「他在夢裡走的。」

帶著低啞與哽咽的聲音,他自顧自地說著,而Graves能做的只有傾聽。

「早上我去看他是否有轉好時,我發現他靜靜地躺在他的窩裡……臉上帶著笑容,儘管知道死亡對他而言是種解脫,但是看到他死去……」說到後面他說不太下去,抽了抽鼻子後,將臉埋在Graves的胸口。

「沒關係的,Newt……」Graves說。

「我沒事,只是……有些捨不得,畢竟是陪伴這麼久的孩子……」只要想起那因疾病而痛苦的鷹馬,就覺得一陣心疼。

Graves什麼都沒說,僅是抱著他,聆聽著他絮叨著那隻鷹馬的事情,即使他很想說他等著他向他撒嬌之類的話語,但最終沒有開口。

他想,他的Newt是堅強的,不需要再多給予更多的安慰話語,只要靜靜地,靜靜地陪著他度過這段最令人傷心的時光就好。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家長組】短打04

※「親愛的,我們快遲到了。」

@kibumgrace0511:

清晨時分,他聽見了碗盤碰撞在一起的聲音,鼻尖傳來的是一陣食物的香味。

他深吸一口氣,將那味道全數接收,這令剛起床的他感到一陣飢餓。

於是乎,他準備起床,整理好被窩,穿上那人為他準備毛拖鞋,趴踏趴踏地踩著腳步走向盥洗室。

那人說過,冬天很冷的,於是他找了一雙並非用動物的皮草製作的毛茸茸拖鞋,裡面還施了保暖咒,讓他能在寒冷的冬季穿著它,保持溫暖。

他換了一套衣服,先進去他的神奇皮箱中,看看那些孩子們,發現他們依舊還在夢中,便悄悄地離開。

他往香味的地方走去,果不其然,看到那人站在廚檯前,準備料理。

那動作是如此地熟練,但他知道,這是日積月累的,他花費了許久的時間,才擁有一身的好廚藝。

原諒他,他在這方面沒有任何的天分,同時比起那人來說,他沒什麼太多的時間去學習。

他做出來的東西頂多能嚥下,可稱不上什麼好吃,那人也說過,他願意為他煮一輩子的菜。明明是一名高傲的純血Auror,可他卻放下了一切,只為烹煮一碗熱湯給他喝。

「早安,Percy。」他走到了他的身邊,伸手想取過那些碗盤,想將那些餐點擺上餐桌。

他們有個共同的想法,只要在家裡,尤其是吃飯這件事情,絕不使用魔法,至於起因是為何,記得是Jacob說過,親手製作的食物比起魔法製作的來說是包含著更多的幸福與美味。

「早安。」Graves他湊了過去,親吻了他的嘴角。

Newt回吻,同樣落在Graves的嘴角。

「今天是Kowalski與Goldstein的婚禮,記得你待會兒不是要當他們的伴郎?」

「確實如此。」他為自己到了杯熱牛奶,為Graves到了杯添加了鮮奶的熱咖啡。

「那你先吃吧,親愛的,不然我們待會兒會遲到的。」為他拉開了椅子,讓他坐下,他說道。

「好。」

看著Graves將剩下的東西處理好,他想,何其有幸能與這男人一起共度餘生呢?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家長組】

【Graves/Newt】05

 

他們為此爭論過、和解過,再次地起了衝突,又再次地妥協。

如果不是彼此都為了對方而放下自我的堅持,或許他們可能會為了那些堅持而陷入更深的矛盾之中。

「親愛的,你昨晚又睡在皮箱中。」Graves在Newt打開皮箱時的第一瞬間,冷聲說道。

「……我很抱歉。」Newt不敢看向Graves,他的視線給予他太大的壓迫。

「我們談論過的,親愛的。」他輕聲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Newt急急地說,想要為自己再多辯解可他卻想不出任何的話語。

「我們為了這件事情討論太多次了。」Graves無奈地說道,他拉起了Newt,為了抹去臉上不慎沾染到的塵土。

Newt一言不發,他知道他總是忘記他得回來這個家,偶爾太過於專注於孩子們身上,忙碌過後因為疲勞而直接夜宿在皮箱之中,而他們總是為了這件事情而爭吵。

Graves不喜歡他總是睡在皮箱中,他認為他需要擁有個良好的睡眠空間,儘管他知道奇獸們無害,可他希望他的伴侶能夠好好地入睡,並非時常記掛著那些奇獸,當然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他希望他能夠擁他入眠。

「我很抱歉。」Newt小聲地說,「請原諒我,Percy……」

看著愧疚且心虛的Newt,Graves最後嘆了一口氣,「下不為例了……我們真的為了這件事情談論太多次了,Newt。」

「我知道……」明白對方的退讓,儘管他覺得睡在皮箱中沒什麼,但他知道他的伴侶不怎麼喜歡他這麼做,於是,他撒嬌似地抱住了Graves,將腦袋放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

「如果再有這樣的情形,我希望你能夠先提前告訴我,這樣我就能進去陪你,或者是提醒你該出來休息。」跟著回擁回去,Graves想,自己雖然總是為了這件事生悶氣,可他又不願意真的與Newt因為這件事情而鬧翻。

他想,現在也只能這麼做,試著去找些辦法去解決他們之間的問題,然後再慢慢地改善。

或許他們之間也能夠找到平衡這件事情的方法吧。


TBC.


Free Talk//

一些家長組的短打,之後還有寫會陸續放上來

2017.03.05 羅蘿

评论
热度(16)
  1. AlecNights羅蘿 转载了此文字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