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神奇動物在哪裡】暗巷組-被帶回去後

※Graves/Credence,暗巷組。

※或許OOC,清水向。

※背景為Credence回歸被Graves撿回家養的故事。

 

他睜開了雙眼,看向那不甚熟悉的天花板,有一瞬間他不太明白自己在哪裡。靜待了幾分鐘,意識回歸至腦海之中,他突然想起,他已經離開了他的家,住到了其他的地方。

那人說這是他的家,可他卻仍深感慌恐,儘管他已搬入這間房子有數星期,他依舊無法習慣現在的生活,也無法相信自己已經脫離那個令他又愛又恨的家。

看了一會兒時間,他今天有些起早了。他將床鋪整理乾淨,再進行簡單的梳洗,爾後走出房門。他盡量地放輕自己的腳步,他知道他現在的同居人,昨晚近清晨才回來,他想,他肯定還在休息,如果吵醒了他,肯定是件失禮的事情。

他經過了同居人的房間,悄悄地靠近門板,將耳朵貼近房門,他聽不清裡面的聲音,但悄然無聲的狀態肯定是對方依舊在休息,於是,他便輕手輕腳地離開門板,緩慢地離開這兒,去準備今日的餐點。

他弄了點湯,還烤了麵包,煎了點培根當作自己的餐點,原先想幫同居人準備餐點,可他又想,對方不知道要睡到何時,如果現在弄了,或許晚點就會冷掉不新鮮了,不如等他起床後再為他準備。

他為自己倒了杯鮮奶,這是他的同居人交代他要喝的,在原來的家中,很少能喝到這些東西,通常母親都是給予她喜愛的孩子,而他就是那個不曾喝過的孩子。

帶著感恩的心情吃下餐點,他覺得現在的生活實在是平靜地不可思議。他不用在天未亮之際起床整理整棟屋子,也不用再寒冷刺骨或是熱辣的天氣出去工作,也不用再看見母親失望且厭惡的眼神,更不會因做錯事情而被母親……

回想起過往,明明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卻好似已過多年。過去的一切既模糊也不真實,只要想起,都有種不實之感,然而現今的日子亦是如此,偶爾深夜時分,他也在想,這一切是否也是虛假的,會不會都是他依舊在美好的夢中,唯一對他好的人是不是根本不曾存在過,就如同當初他被背叛時……

「早安,Credence。」打斷他的思緒是他的同居人。

「早、早安……Mr.Graves,您怎麼……起來了?」Credence一愣,發現他的同居人起來了,有些懊惱是不是自己將對方吵醒了。

「聞到早餐的味道。」他指了指Credence面前已剩三分之一的餐點,說。

聞言,Credence白皙的臉瞬間竄紅,他支支吾吾地想道歉又想說些什麼,緊張地整個人都縮在一塊兒。

「沒事,只是聞到味道突然餓了,決定起床吃點東西再回去睡。」揉了揉Credence的頭髮,說。

「那我幫您準備餐點。」Credence起身,想要再去廚房做點東西,可Graves卻將他壓下。

「你先吃完,我先煮杯咖啡喝。」

「……好。」

「乖孩子。」Graves輕笑,又揉了揉Credence的頭,將他的頭髮弄亂。

「……Mr.Graves……」有些無奈卻又不敢反抗,Credence只好再整理自己的頭髮。

為了不讓他的同居人餓到肚子,他開始狼吞虎嚥起來,趁著對方不注意時,將食物大口大口地塞進嘴裡。就在他努力咀嚼口中的食物時,他看見Graves已經將咖啡煮好了,看見對方不加任何添加物準備拿起來喝時,他想了想,還是低聲地開口:

「Mr.Graves,加點鮮奶吧,早起喝黑咖啡對胃不好……」

Graves聽見Credence小聲地提醒,心下一暖,放下手上的咖啡,轉身去取鮮奶。

「好,都聽你的。」

聽見這句話,Credence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耳朵有些地熱。

 

Free Talk//

之前場次的無料><

2017.03.05 羅蘿


评论
热度(16)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