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BvS】Alfred/Batman 短打01-03

【BvS】Alfred/Batman

01//

Bruce總是喜歡賴在大床上。每次的戰鬥過後,他便會將自己埋入那張柔軟的床,使自己陷入深層的睡眠,放縱自己緊繃的神經,好好地睡一場覺,有的時候,他甚至可以睡上整整天,若不是Alfred會去將他叫醒,他想,他有可能可以睡上兩天、三天吧。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一直躲在床上,很可惜他的身分終究讓他無法這麼做,因而,他也只有在任務結束後,才會縱容自己這麼睡上個幾天,平常他當然是不可能這麼做,沒辦法,時間就是金錢,他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時間對他而言又太少了,能好好睡一覺的日子也不怎麼多。

「少爺,您該起床了。」再一次的任務結束,Bruce又狠狠地睡上一覺,身為Wayne家族的管家Alfred Pennyworth盡責地在Bruce Wayne睡上整整24小時候,敲門而入。

「唔……」被拉開窗簾的落地窗瞬間被陽光侵占,並照耀了整間昏暗的房間,Bruce不滿地咕噥並拉上被子蓋住頭。

「少爺,您必須起來了。」Alfred看到Bruce如此孩子氣的表現,無奈地笑著勸道。

「Alfred再五分鐘……」如同撒嬌的嗓音從厚重的棉被裡傳出來,聽得出來對方很想繼續睡覺。

「可是我已經準備好早餐了,再不去吃,餐點會涼掉的。」Alfred為難的說。

「再五分鐘,真的。」Bruce堅持他的五分鐘,Alfred嘆了口氣,他狠不下心來將他的少爺叫起來,因此,他輕輕地拉開一旁的椅子,坐在一旁,「那麼,再五分鐘,待會兒我們該起床吃點東西,以防你胃疼。」

「好。」說完,睡覺的呼嚕聲又傳來,Alfred看著整個人躲在被窩裡的Bruce,感到一陣酸澀與心疼。

他想,或許可以再多給五分鐘,讓他的少爺再多睡十分鐘,餐點等等在對方去洗滌時,可以再熱過一次。

他默默地坐在一旁,看著他的少爺,陪著他度過這短暫的十分鐘睡眠,他想,這時候的Bruce可以放下他所背負的一切,好好地,讓自己休息了。

 

02//

他覺得親吻是一件很神聖的事情。

他可以跟很多人做愛,但是他認為親吻是不可以隨便給的,儘管他會給那些女士們一個吻,但很可惜,那些都只是一種禮節上的吻。

因此,他到現在還沒有很認真地去親吻一個人。

他想,若是真的有這個一個人,一個他全心喜愛著,想要永遠地守護著人,肯定就是那個他會獻上那一吻的人吧。

不過,很可惜,直到現在還沒有這個一個人。

喔不,應該說是有這麼一個人,但他卻無法這麼做,因為那個人是他的管家。他們似親人、似友人,又似靈魂伴侶,Bruce總覺得自己對於Alfred的感情很複雜。他全身心依賴著這麼一個人,有時候恨不得與他更加地親密,可他又覺得那是一件令人不能接受的事情,並非是他無法接受,而是他認為管家先生是不會接受的。

他渴望與Alfred更親密,但是他不知道他渴望的親密是到何種程度,或許是擁抱,或許是手拉手,但有時候他又覺得自己似乎,異常地想要親吻Alfred,或是與他上床,來一場美好的性愛。

這是一種詭異的狀態,他心裡總有個管家的存在,但他偏偏又與其他女人上床,他感到罪惡,可是又覺得是一種釋放的解脫,他想或許他並非是個怪異的人,他總想著與養育他長大的人上床,想要對方擁抱他,狠狠地操他一頓,但說了這麼多,其實他只是希望與Alfred有更加親近的時候。

那是一種渴望,令人匪以所思的慾望,有些怪異但又不怎麼令人意外。

不過很可惜,他依舊沒有辦法對Alfred說出那些心底深處的想法,只能夠將這些心思藏在心底。

他想,或許哪一天,他有可能會說出口。

說出那些私密的───

 

03//

Bruce意外地會撒嬌。

打從Bruce出生起,是個小寶寶的時候就會如此,長得越大,撒嬌的程度就越來越明顯,不過到了三十多年過去了,現在的Bruce是一名成熟的男人鮮少會露出孩子氣的表現,儘管如此,偶爾,是的,偶爾他還是會不小心透露出那些小心思。

「Alfred,我今天想吃點你做的點心還有肉。」Bruce皺著眉看著眼前的全素食餐點,最近他如廁不怎麼暢快,盡責的管家因此給他準備了許多蔬菜,天知道他已經多少天沒看到肉了,也沒看到Alfred特製的小點心們。

「少爺,等你的健康狀況穩定後,我會再準備那些食物的。」體貼的Alfred在Bruce的健康是不會妥協,為了他好,他不打算心軟。

Bruce整張臉都皺在一塊兒,他憤恨地舉著叉子猛戳那些蔬菜,又惡狠狠地將那些菜咬下去,乾巴巴咀嚼著,他沉默地吃了幾口菜後又開口:

「Alfred,真的不行嗎?」說得有些委屈,一個大男人為了食物撇下身段真的不怎麼好看,但Bruce不在意,對方是與他相處多年的管家,更何況他知道只有這樣他才能夠脫離這些蔬菜。

「不行。」Alfred依舊堅持自己的立場。

「喔,拜託,Alfred。」Bruce發出連自己都覺得噁心的軟綿綿的聲音,他自己感到一陣惡寒,可他明白Alfred就是吃這一套。

看著可憐兮兮的Bruce,嚴肅的管家先生掙扎了許久,最後嘆了一口氣,說:「……只能吃一點。」

得到答案後,Bruce滿意地吃著剩下的蔬菜,現在看來這些菜也沒這麼討厭了。

 

Free Talk//

我愛阿福少爺嗚嗚屋!!!

把之前寫的短打放上來><

评论(4)
热度(6)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