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Kingsman】Harry/Merlin〈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Kingsman】Harry/Merlin

Something JustLike This

 

滿是灰雲的天空有些地陰暗,這是即將落雨的前兆,一輛火車行經鐵軌在遍佈樹木的山腰中馳行,行經鐵軌而產生隆隆作響的聲音為寂靜的山脈增添了一些吵雜的聲音。

因冬天的寒氣將火車的窗戶染上些冰霜,讓人無法輕易看清外頭的風景。

火車上一片寂靜,過長的旅途讓人們疲累,充斥二氧化碳的空間儘管有空調在維持著清新的空氣,可依舊讓人昏昏欲睡,除了一些人的低語外,大部分人都裹上了外套或毯子陷入沉睡之中。

他看著一片白的窗戶,外面的墨綠不斷地閃過,即使看不清,他依舊明白他們還在山中奔馳著。

「先生,請出示您的車票。」車長蒼老的聲音傳來,將他的視線拉了回來。

他從胸口的口袋掏出了兩張車票,並打斷車長要搖醒他身旁熟睡的人的動作,輕聲地說,「這是我們的票。」

年邁的老車長接過他的票,確認後並做上了記號,老車長將車票還給了他並拉了拉帽子以示謝意,而他也點點頭作為回應。

老車長踏著有些沉重且緩慢的步伐走了向下一位乘客。

他將車票收好,看到一旁熟睡的男人,他露出無奈的笑容,將那人身上滑落的毯子拉好。

聽著他均衡的呼聲,他明白他睡得很熟,不然方才車長的靠近早該讓他醒來的。

視線轉向那張臉,對方似乎睡的不怎麼好,眉間的皺痕與眼角下的青色也讓他跟著皺眉,他伸出了手為他撫平那不安穩,輕柔的好似對待易碎的東西。

大抵是他的動作有所緩和,對方發出了一聲咕噥,臉上的表情也隨即放鬆了些許。他搖搖頭,看見對方睡得比較好後,又轉身看向一片白的窗戶。

想著,可以的話,希望Harry能睡久一些,不然待會兒到了目的地開始工作的話,心情又得不好了。

 

 

今年的冬天有些地冷,雖然英國的天氣原先就偏低。

但他卻覺得今年特別的冷,因此他不怎麼想要到戶外去,只想在溫暖的室內待著,一想到得出門迎接寒風,就讓他頭皮發麻,他想,他是絕對不會出門的,即使Arthur叫他出門他也不會出門。

喝了一口剛泡好的熱咖啡,熱度從他的喉嚨蔓延開來,除了讓他的胃舒服了些,身體也比較暖和。

他放下了馬克杯,並繼續看著手中的文件檔案,火爐燃燒木柴的劈啪聲及時鐘的滴答聲讓這個房間不怎麼寂寞,即使他並不在乎他是一個人的。

時間的流逝總是讓人無法明白為何會這麼地悄然無聲與快速,當他聽見午夜的鐘響時,才發現他已經待在這兒五個多小時了。

有些訝異他未發現時間已經這麼晚了,他放下了文件,取下了眼鏡,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

在他思考著要繼續看完資料還是先回家時,門外傳來的規律的敲門聲。

這是他今日第二次感到驚訝,驚訝這個時間還有人在。

既使驚訝,但他明白沒有立即回應是沒有禮貌的,於是他對著門外,說:「請進。」

「我想你該回家了。」對方一開門,就是如此嚴肅地語調,似乎有些地不高興。

這讓他覺得好笑,他指著桌上的文件,「但我沒看完這些資料。」

他走進了辦公桌,拿起其中一份,不以為然地說:

「我想Arthur不會介意的,你還有明天可以看完。」

「如果可以我是很想今天看完。」

「確實,你今天可以看完的,但我想是晚一些再看。」他指了指時鐘,「現在,你必須擁有充足的睡眠,Merlin。」

看向時鐘,已經零時十分,確實,他能夠在今天看完的。

他想,如果他再繼續與他爭辯,可能會讓對方更惱怒,不如參考他的意見,回家睡個覺,再來看完這些資料。

看著對方顯得有些不高興的臉,他笑了:

「我會採用你的意見,Galahad。」

 

 

他們彼此間的默契讓其他Kingsman覺得意外,而他們本人也對此感到不理解,又覺得這是個有趣的事情。

而有些時候,他們的想法都很一致,有些的興趣也是如此地相似。

他們之間合作無間,一同執行了許多任務,未有任務時,也會一同享受沒有工作的時光,他們會邀請對方吃頓飯,或是參加一些他們認為有趣的活動。

當然,最多的時候,他們喜歡待在一個安靜、溫暖的空間做自己的事情,即使他們彼此間並沒有過多的談話。

大概是因為待在對方的身邊能夠讓那因任務而有些焦躁且緊繃的身心鬆懈下來的關係,這讓他們喜歡與對方待在一起的感覺。

偶爾地,有些人會說他們如同一對情人總愛膩在一塊兒,他們給予微笑不做任何的正面回應,而其他人也將這樣的反應當作是承認,但所有人卻不明白,其實他們並非是情人,他們不曾說過他們在一起,不管是對其他人,或是對彼此。

他們僅是單純的,待在對方的身邊。

待在有對方的空間而已。

 

 

在他前往肯塔基州前,他對他說,他有些想念他煮的咖啡與義大利麵,並跟他說,這趟回來,他想要退休了,畢竟Eggsy是如此地優秀,他相信他能夠成為一名獨當一面的Kingsman,也能夠做的比他好很多。

他調侃他念了退休多年卻依舊沒能達成這件事情,得到了對方不怎麼高興的反擊,無聊的你一言我一語的諷刺,最後他對他說,他買了他喜歡的咖啡豆,會等他回來,至於義大利麵,他認為對方有必要一同準備,怎麼可以只讓他一個人去準備呢。

Harry對此有些無奈,但他明白Merlin這麼說就是要他也跟著一起煮麵,否則別想喝到他喜歡的咖啡。

他們又談論了一些瑣碎的事情,聊了他們常去的餐廳多了一項新菜色,Merlin說他買了本新書可以讓Harry看看該如何準備退休生活,Harry說他買了新唱片,邀請這次結束後他來他家聽聽這唱片,相信Merlin一定會喜歡。

最後他們談論了關於退休這件事情,Harry說了他想退休,Merlin說他只要培養好Roxy後,便也會申請退休,於是他們又為退休這件事情說了不少。

話題到了一個段落,他們的咖啡也喝完了,Harry站起身子,轉了轉有些發僵的脖頸,說了聲他該走了。

Merlin點頭,他不與他道別,對他們來說道別是一件不怎麼好的事情。

Merlin也站起身子準備接下來的工作,當他以為Harry也要轉身離開時,卻見對方並未離去,他有些困惑,問他怎麼了。

Harry卻突然向他說一句再見。

當下一愣,但未等他反映,對方卻帶著笑容,說:

「Merlin,如果這次回來,我有些事情想告訴你。」

聽到他這麼說,Merlin有些意外,但他想,可能有些重要但並非重要到不行的事情,對方才說要等回來再說。

他點點頭,說他明白了,等他回來再聽他說。

Harry點頭,也不再多說,便轉身離開,準備前往肯塔基州。

看著離去的Harry,Merlin感覺到心臟有些瑟縮,但他不以為意,想著可能咖啡喝多了才會這樣。

他搖搖頭,覺得自己年紀大了,今天也喝太多咖啡才會這樣,於是他也離開了這裡,準備接下來的工作。

他必須做好一切,才能讓Harry無後顧之憂才行。

 

 

「你們在一起過對吧。」

Merlin沒有立即的回應,他取下了眼鏡,將上頭污漬擦拭乾淨。

應著年輕人的要求,他向他們講了以前的事情,對於Roxy說的那句話,他是驚訝地,不明白女孩兒怎麼會提出這樣的想法。

一旁的Eggsy聽到Roxy的話語,也跟著問著他們之間的事情。

耿直的眼神與堅持的句子讓他覺得好笑,「我們從來沒有在一起過。」

忽視他們震驚的表情,他戴上了眼鏡,輕輕笑道:

「我們是很好、很好的朋友而已。」

 

FIN.



Free Talk//

哆拉說想看不曾在一起的哈叔跟梅叔就寫了這篇

但我覺得我寫的很莫名ㄏㄏ

原諒我,結尾也有點.........................

總之我是想說他們互有好感但不曾說過原本可以再一起但還是沒有在一起

我覺得有點對不起哆拉感覺跟他說的很不像(ㄍ


2017.03.01 羅蘿



评论(2)
热度(4)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