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產】ADGG《Love Is Blind》Chapter04

【書籍資訊】

書名:《Love Is Blind》
作品:《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作者:羅蘿
繪者:三木
插花:玖狩
配對:ADGG      
分級:G      
注意:作者腦補AD重生在年輕時的故事,所以可能會很大程度的OOC喔!
規格:A5,繁體橫排,左翻
價格:未定
販售:CWT52、通販


C hapter04

 

在高錐客洞的生活非常美好,他每天幫著母親工作,帶著妹妹出去玩,偶爾盯著弟弟的功課,晚上和父親聊些關於政治或是魔法相關的話題,日子是那麼閒暇與愉快的。

就連前陣子寫信詢問霍格華茲職缺的信也得到回覆,告知他相關的應聘內容,並誠摯邀請他參加明年的職缺考試。

按照他目前所計畫的,一切都很順利,若無意外,他會擁有一份安穩的工作,能夠在學校照應他的弟妹,放假時,他們可以一起回家陪伴他們的父母,享受天倫之樂。

當然,這是他的暫定規劃。事實上,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更何況他忘了1899這一年除去他畢業、母親喪禮這兩件大事外,還有另外一件會改變他的一生的事情。

是的,他忘記了,喔不,應該說,他是刻意不去想起那件事情。

在1899年的夏天,蓋勒‧葛林戴華德10來到了高錐克洞,並進而和他相識的事情。

 

 

「芭蒂達11說她有個親戚家的孩子過來投靠她,她說她明天會帶他來我們家,希望和你們交個朋友。」甘德拉說,並為她的丈夫和孩子們裝添餐點。

「喔不!」阿波佛第一個抗議,「我要和我的山羊在一塊兒,我得幫牠修毛了!」

亞蕊安娜被阿波佛反應逗樂了,笑得開懷。

博知維則是訓斥道,「別鬧。」

「我沒有!」阿波佛不甘心地頂嘴,「誰想認識見鬼的姪孫!」

「阿波佛!」博知維警告他的二兒子,「明天不准去找你的山羊,給我待在家裡,陪你們的母親招待客人。」

「爸───」

「等見完客人你想找你的山羊再去!」博知維殘忍地下命令,「不然我就幫你把你的山羊的毛全剃光!」

阿波佛嚇得閉上嘴,不敢繼續反駁,他是相信他爸會說到做到,肯定會讓他的山羊變成光禿禿的沒毛山羊,為了別讓他可愛的山羊慘遭毒手,他只好憋屈地閉嘴,憤恨地吃起他的晚餐。

一旁的亞蕊安娜倒是有些好奇,「為什麼要來投靠芭蒂達?」

「嗯……我也不太清楚呢,親愛的。」甘德拉說,隨後又提醒道,「明天你們可別問這些私人的事情。」

「知道了。」亞蕊安娜點點頭,但又想到什麼似地,又問,「那是比我們小還是比我們大?」

「跟你們的年紀相仿,但比阿不思小,是個男孩。」甘德拉笑道。

「阿……是男孩阿。」亞蕊安娜有些沮喪,她原先期待著是一個女孩,這樣就可以和她作伴了。

「是阿,是個男孩。」甘德拉說,接著,她轉頭看向一旁有些沉默的阿不思,笑道,「阿不思,或許你們會聊得來,芭蒂達說他是個聰明又有想法的孩子。」

阿不思並未立刻回話,一旁的阿波佛見他仍是低著頭玩著餐盤的食物,便皺著眉用手肘輕撞他的手,小聲道,「媽在和你說話。」

阿不思被他這一撞和提醒,才停下動作,他看著他的母親,母親雖仍帶著微笑但眼神中夾帶著疑惑,而他環視一週,其他人亦看著他,似乎不太理解他方才的沉默是怎麼了。

他張開嘴,想說些什麼,但卻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

他說不出口,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在他的母親說出芭蒂達的名字時,那些被他刻意遺忘的記憶如潮水般地湧上,於他而言,是那般美好卻又痛苦的回憶。

接下來她所說的話,都不出他所料,母親的好友芭蒂達將帶一名投靠她的男孩來見他們,並和他成為朋友。

那是一個俊俏的、且有才華的男孩。

卻是他前輩子最不想面對的人,除去他的家人外,是唯一讓他不知該如何面對的人。

他怎麼會忘記,怎麼能忘記呢?

即使過了百年,那般的情感並非是想捨棄便能捨棄的,縱使他們僅僅相處兩個月,但對他而言,那兩個月彷彿是兩百年似的,他在那兩個月裡,和那個年輕又迷人的男孩建立不凡的羈絆,他和他兩人如同是靈魂伴侶,他懂他,他理解他,不需要太多的言語,他們就能夠懂得對方所思所想,彷彿是彼此的半身。

蓋勒‧葛林戴華德。

那個他又愛又恨的愛人。

但或許是他單方面的認為他們是親密無間的愛人,畢竟那人從不和他談愛,那個男孩總是用曖昧不明的態度來迷惑他。

早在那時候,他隱隱約約地就明白,他們之間有著橫溝,只是他不願正視,也不想去思考,他深受對方的吸引,不願捨下那段情感,想的都是和他在一塊兒的念頭,想和對方長久地走下去。

然而,卻因為這般的捨不得造就之後更加慘烈的事情。

每當他想起,他都痛苦萬分。

「阿不思?」母親略帶擔憂的呼喊,拉回他飄遠的思緒。

他看著母親,轉而看向他的父親與弟妹,家人們困惑且擔心的表情映入眼簾,頓時,他覺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微微斂下眼睛,低聲道:

「我很抱歉,剛剛在想該怎麼準備應聘老師的工作,沒有仔細聽你們的談話。」

「沒什麼的。」甘德拉安慰道,「別想太多,阿不思。」

阿不思點頭,卻不再說話,難得沉默地繼續用著自己的晚餐,其他人見他不怎麼想說話,也沒再多說,而是留個空間讓他獨自兒吃晚餐,他們則是繼續談話吃飯。

阿不思感謝他們的體貼,明知道自己的行為有些無禮,但現在的他真的不想說話,他只想趕快吃完晚餐,回到屬於自己的空間。

因為他怕他多待在這兒一會兒,有可能會露出更加狼狽的自己。

 

 

芭蒂達再三地叮嚀蓋勒,讓他保持他良好且優雅的態度,並提醒他別和鄧不利多家的孩子起衝突,尤其是他們家的第二個男孩。

蓋勒面帶微笑地聆聽著姑婆的唸叨,並乖巧地應下,心中卻不屑她所說的鄧不利多一家子。一個由麻瓜和巫師組成的家庭有什麼好稀罕的,而那三個混種更不得他重視,要不是他現在必須倚靠芭蒂達,他說什麼都不會跟著她去見那非純種的家庭。

但他倒是挺好奇芭蒂達時常提到的阿不思‧鄧不利多,據說是個天才,有不同凡響的智慧與才華。但蓋勒可不認為這世界上有這麼多的天才,他認為芭蒂達是在胡謅,把對方刻意美化,一個麻瓜巫師的混血種哪有可能會比純血種的血脈優秀呢?

他跟著芭蒂達的腳步,一路上聽著對方的教誨,心想著,這年紀的女人可真囉嗦,吵得他耳朵都快疼死了,恨不得施個惡咒讓對方閉嘴。

然而,這些都只是想想罷了,他可不能這麼做。

他還得在高錐客洞多待些時間,直到找到他要找的東西為止。

好在,鄧不利多家並不遙遠,他們很快就到了。

芭蒂達拿著她做的大釜蛋糕,上前敲了門,嘴裡還喊著,「甘德拉,是我,芭蒂達,我帶著我的姪孫蓋勒來見你們了。」

沒一會兒,門就打開了,是一個中年婦女,蓋勒猜,這就是那個麻瓜女人吧,她的後方還跟著一個嬌小的女孩兒,那應該是她的女兒。

「歡迎,芭蒂達……還有蓋勒。」甘德拉笑道,並側過身子,讓他們進來。

「這是我做的大釜蛋糕,讓你們嚐嚐。」芭蒂達將手上的大釜蛋糕遞給了甘德拉,甘德拉笑著接下。

「這下我們的下午茶可更加地豐富了。」甘德拉讓一旁的亞蕊安娜拿進廚房,讓她將蛋糕裝盤後拿出來。

「我們在客廳坐吧。」語畢,她帶著芭蒂達和蓋勒到他們家的客廳。

「喔,親愛的阿不思和阿波佛。」芭蒂達看見坐在沙發上的兩個男孩,熱情地打招呼,「好久不見。」

兩位男孩站起身,和芭蒂達打招呼,阿波佛的表情有些彆扭,似乎不太習慣面對這般熱情的婦人。

「這是我的姪孫,蓋勒,蓋勒‧葛林戴華德。剛從德姆蘭離開,希望在高錐客洞定居一段時間。」芭蒂達拉過她後方的蓋勒為他們介紹。

緊接著,甘德拉也介紹她的孩子,「這是阿不思,剛從霍格華茲畢業,這是阿波佛,還在霍格華茲讀書,剛剛你們看到的是亞蕊安娜,我們家最小的孩子。」

各自介紹後,他們便坐了下來,方才去將蛋糕裝盤的亞蕊安娜還沒過來,阿不思立刻出聲,說要去幫她,原本想提出幫忙的阿波佛只能瞪著眼看著阿不思,沒想到他的兄弟竟然如此無恥,搶走他的工作,明明他比他適合招待客人,他這麼一走,不就是讓他獨自陪著母親面對客人嗎?阿不思的心可比那燒焦的大釜鍋底還要黑!竟然拋下他!

阿不思可不理會他,更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動,他快速地起身,甚至刻意避開蓋勒,快步走到廚房。

一離開客廳後,阿不思緊繃地身體稍微放鬆了些,來到廚房後,他瞧見亞蕊安娜正小心翼翼地裝蛋糕,於是,他走上前幫他的小妹準備下午茶。

他和亞蕊安娜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明擺著想拖延時間,他還不想這麼快面對蓋勒,在昨天晚餐過後,他思考過無數個辦法來躲過今天的見面,但他的父母卻不允許他做出任何失禮的舉動,當然,主要是指他缺席這件事情,逼得他今天不得不乖乖地待在家裡,等待芭蒂達和蓋勒登門拜訪。

再一次地見到蓋勒,還是年輕時候的他,阿不思的心理複雜萬分。蓋勒如同他記憶中的美好,英俊且年輕,看起來仍舊迷人,如果不是知曉他的一切,阿不思想,他極度有可能會再受到他迷惑。

阿不思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轉頭一看,是亞蕊安娜充滿擔憂的關切,「……阿不思,你還好嗎?」

看著那雙關心的眼睛,阿不思雜亂的思緒停了下來。

他想,他有些杞人憂天了,早在他回來的那一天,很多事情都不一樣,就算遇到困難,他也能去做改變。他的父母雙全,亞蕊安娜未曾發瘋,阿波佛也只是個單純叛逆的男孩時……

儘管蓋勒仍按著1899年的夏天來到高錐客洞尋找死神的聖物,但歷史的演變終究是不同的。

即使他對蓋勒的情感仍舊複雜,但他想,他可以試著想辦法去面對他的,只是,他需要多花一點時間去建設自己的思想工作,也需要適當地保持彼此間的距離。

他不能再讓自己的家人受到任何的傷害,縱使那個人是他曾經的愛人也不行。

早在前世時,他和他就已經形同陌路了,更在他親手打敗蓋勒,並將他送進諾曼加後,他們之間也再無可能。

他用另一手輕拍覆在他左手上亞蕊安娜的手,輕聲說道:

「……沒什麼的,我很好,亞蕊安娜。」

 

 

對於那一天的下午茶聚會,阿不思可以說是沒什麼印象的,這並非說是他在現場昏迷了或是發生什麼意外,他只是心不在焉,未將自己的注意力留在上頭。對於母親和芭蒂達之間的談話他並沒有專注聆聽,他將自己當作是個裝飾用的東西,他乖乖地坐在沙發上吃點點心和喝點茶,心理批判著芭蒂達做的大釜蛋糕不怎麼甜,簡直是沒味道的一堆澱粉。至於阿波佛那坐不住的男孩,早就拎著亞蕊安娜跑了,美其名是要幫他的山羊剃毛。

然而,在那個下午,他時常感覺到一股視線,他知道那是蓋勒,蓋勒正在觀察他,研究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同時,蓋勒發揮他所長,他外貌俊美,又是個能言善道的男孩,他將在場的兩位婦女逗得哈哈大笑,營造出一個美好愉快的下午茶時光,但阿不思知道,蓋勒那個可以一心多用的人,總是將另外的目光放在他身上,似查探,也似好奇。

下午茶結束時,蓋勒明顯地對他有興趣,甚至開口邀約他隔天一同出遊,但被他拒絕了,他用他需要讀書這一正當理由拒絕他,一旁的甘德拉想開口讓他別把話說死,但阿不思不動聲色地輕拉了下甘德拉的衣袖,讓她別說話,甘德拉不明所以,但他感覺到令她驕傲的大兒子有自己的想法後,便不再言語。

芭蒂達倒是想幫蓋勒說話,可她也知道阿不思正在準備自己的工作,也不好多說些什麼,只是拜託他,有空時帶蓋勒逛逛高錐客洞,畢竟他方到此處,沒有任何熟悉的年輕朋友陪他玩耍。

不好拒絕芭蒂達的請求,阿不思只能無奈地同意,說他有時間會再帶蓋勒出門。

最後,他和甘德拉一同目送芭蒂達和蓋勒,他們站在門口,看著這對姑婆與姪孫慢慢地離開,直到再也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他們才轉身回屋。

一回到房子,甘德拉叫住欲離開的阿不思,問道,「你不喜歡蓋勒嗎,阿不思?」

阿不思的腳步一頓,他並未轉身,但僵硬的身體可以看出他的尷尬與情緒,而他的母親甘德拉能感覺到對方的彆扭與不自在。

「不……我只是,有些累了。」阿不思斟酌後,想了這麼一個藉口,「最近讀書讀得有點累,抱歉。」

甘德拉看著阿不思的背影,她不怎麼相信對方的所詞,可她又想,阿不思今天是第一次和蓋勒見面,理應沒什麼衝突才對,阿不思可不像阿波佛,極容易和人發生衝突,更何況,蓋勒今天的表現可是文質有禮,如同個優雅的小王子般地貼心又迷人,他不認為阿不思會討厭他。

但她又說不出哪裡怪異,她的阿不思似乎是不怎麼喜歡對方的,但阿不思以往面對不喜歡的人,也能保持三分禮儀,不會像今天般地完全裝聾作啞,不與對方溝通,甚至當面拒絕對方的邀約。

思索一會兒,甘德拉想不出個所以然,便決定不再思考,想著,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與主張,或許就真如同阿不思所言,他只是累了,今天才會如此心不在焉,拒絕邀約也真的是為了準備工作的內容。

「那你今天早些休息吧。」甘德拉說,隨即又叮嚀道,「可別熬夜了。」

「好的,母親。」阿不思點頭,隨後他快步離開。

看著離去的阿不思,甘德拉搖頭,今天阿波佛帶著亞蕊安娜跑去看山羊已經夠沒禮貌的,怎的知道阿不思今日也怪裡怪氣的,好在芭蒂達和蓋勒不在意他們的表現。

抬頭看一眼時間,已經到了準備晚餐的時候,她便不再多想,轉身走到廚房,準備起今日的晚餐。

在準備晚餐前,她倒是突然有個念頭,如果阿不思他們沒和蓋勒出去玩,或許她可以邀請芭蒂達和蓋勒來他們家享用晚餐,這樣一來,蓋勒就能他們家的孩子快些熟悉起來,也能早日成為朋友也說不定。

越是想,便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也於是,她決定明天去邀請芭蒂達和蓋勒來他們家吃晚餐。

而已經回到房間的阿不思完全不知道甘德拉的想法,在芭蒂達和蓋勒走後,他好不容易才鬆懈下來喘口氣。為了避免見面,他也硬著脾氣拒絕蓋勒的邀請,心想著,接下來只要都拒絕他的邀約,蓋勒肯定不會搭理他的,最多幾個月後,他就會離開高錐客洞,去尋找他想要做的事情。

儘管他知道蓋勒是個崇尚黑魔法,總是希望透過魔法來掌控麻瓜,並渴望推翻魔法條例的人,但他現在不願意去管這些。

說他無情也好,說他殘忍也好,現在的他,就如同過去一樣,只要一想到要面對蓋勒,他就有諸多退卻的理由和畏懼。

他並非世人所想的那般勇敢,他亦會感到害怕,也會感覺到傷害,他想,他終究無法再像以往般地和他心平氣和的相處了。

儘管現在的蓋勒,還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人。

但他就是沒辦法,沒辦法和他相處,也沒辦法和他待在同一個空間。

他只能像個懦夫,躲在自己的世界裡,避開關於他的一切,免除掉所有的接觸,以免再度悲劇再度發生。

只因為他怕,他怕自己會再度深陷蓋勒給予的甜美陷阱,進而再次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之中,永生無法脫困。

 

 

TBC.


【註釋】

蓋勒‧葛林戴華德10:Gellert Grindelwald 。被認為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黑巫師,與阿不思關係親密且複雜。

芭蒂達‧巴沙特11: Bathilda Bagshot 。《魔法史》作者,葛林戴華德的姑婆。



FREE TALK//

終於讓他們見面了呢!!

嗯嗯嗯,這次印量不多,場次結束後會委託伯樂巷寄售>< 


很想再多寫一點他們的故事

昨天校稿完後,想了很多

比如他們一起收養佛地魔阿之類的( ㄍ

2019.08.07 羅蘿

评论(1)
热度(12)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