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產】ADGG《Love Is Blind》Chapter03

【書籍資訊】

書名:《Love Is Blind》
作品:《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作者:羅蘿
繪者:三木
插花:玖狩
配對:ADGG    
分級:G    
注意:作者腦補AD重生在年輕時的故事,所以可能會很大程度的OOC喔!
規格:A5,繁體橫排,左翻
價格:未定
販售:CWT52、通販


C hapter03

 

阿不思又花了點時間了解這個時代的事情,大致的時間線是相同的,除去當初引發悲劇的那件事情。

他仍然是從霍格華茲畢業的17 歲男孩,他的兄弟阿波佛還在霍格華茲就讀,就連他的妹妹亞蕊安娜亦是,亞蕊安娜不再是那個因為被麻瓜攻擊而陷入半瘋癲的女孩,即使她對於魔法的認知與掌握不太熟練,甚至是和阿波佛的程度不相上下,但他卻不在乎,只要他的胞妹還好好的,會不會魔法又如何?

他們家仍是住在高錐客洞,也是他記憶中的那棟房子,差別的是,他的記憶裡,他們一家是因為麻瓜攻擊事件而逃難到高錐客洞,而他的母親與鄰居的關係不佳。現在卻是和其他人有所互動,儘管甘德拉是一名麻瓜,但他們的鄰居都是一群友善的巫師巫女們,時常和甘德拉相約下午茶時光,並維持著良好的鄰裡關係。他的父親博知維依然是那個嚴肅又溫柔寡言的男人,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即使工作忙碌,也是經常和家人互動。

整體而言,一切都如同他曾在意若思鏡中所看到的一樣,只是鏡中呈現的是他渴望多年的幻象,現在這些則是真實存在的,而他亦是身在其中。

「阿波佛?」阿不思不請自來的進到阿波佛的房間,手上更是端著一盤甜點,當然,是他喜歡吃的甜點和茶。

「……你不能敲門嗎?」阿波佛沒好氣地說,他放下手上的羽毛筆,也不管那被他那寫滿蛇爬字般的羊皮紙,起身來到一旁的小桌椅邊。

「我敲了,但你沒聽見。」阿不思說,並將手上的餐盤放在桌上,把多的甜點盤放在自己的面前,少的放在阿波佛面前。

阿波佛深知阿不思嗜甜的習慣,但由著對方將多的甜點放在自己面前,想想還是令人不怎麼高興。

也因此,他在對方放好甜點和茶後,伸出手將兩人的點心盤交換,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挑釁的看著阿不思。

阿不思對於弟弟幼稚的舉動感到哭笑不得,但也由著對方這般捉弄,他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慢條斯理地享用起自己的甜點,並關心的詢問阿波佛的功課寫得如何。

原先認為自己贏了阿不思一回的阿波佛正準備吞下甜點,卻被阿不思這一番話嚇得噎住,他發出劇烈的咳嗽,手忙腳亂的端起一旁的茶杯牛飲起來,阿不思笑著看著他的兄弟一連串的行為,絲毫沒要幫忙的意思,倒有那麼點看戲的成分在。

「我、我快寫完了!」阿波佛緩過氣後,說,「要不是你進來,我早就寫完了!」

「那我幫你看看?」阿不思笑道。

「不!不用!」阿波佛粗聲粗氣的拒絕道,「我自己來!」

阿不思看見阿波佛如看見惡龍般的眼神便不由得朗聲大笑,他捧著自己的肚子笑的開懷,彷彿是個有趣非凡的笑話。

阿波佛被阿不思弄得糊塗,即使他弄不清他的笑點何在,卻還是認為被對方愚弄了,他翻了個白眼懶得再理會眼前不正常的兄弟。自從被他打斷鼻樑且撞到頭的兄弟不知道發什麼瘋,儘管人還是那個人,但他不再是以往那個頗自傲且自視甚高的大哥,不再端著架子和他們說話。

儘管母親常說阿不思是愛著他們的,只是不擅表達自己的情感,不太會和他們相處,但他可從沒感覺到阿不思是愛他們的,甚至他認為阿不思是個冷酷且無聊的人,和他多說幾句話他都會被氣死。

開口閉口的都是些不知所謂的魔法理論,或是些奇怪的思想,說個沒幾句話他就不想和他對話,當然,他不會承認是自己的智商跟不上對方,而是單純認為他說的話都是無聊的。

就連亞蕊安娜想找他說話玩耍,阿不思總會拿他要忙學業這樣的話語來拒絕他,也因此,他們三兄妹的感情不怎麼融洽,不,應該說,阿不思與他們兩人的關係是淡漠的,甚至有些自畫成圓的意思,隱隱約約的,他會將自己排除在外,不曾試著融入他們之中,也總是關在自己的房間裡,讀些深澀難懂的書籍,似乎只願意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但是,總是獨善其身的阿不思突然願意走出自己的空間了。

他不再關在自己的房裡不出來,他會出來幫忙甘德拉整理家裡,好在他的清潔魔法使的很順,不至於弄得一團糟,至於準備餐點這部分他們可以暫且不提,提了便是一場不堪回首的事情,雖然他現在還在努力學習如何做餐點就是了;他會帶著亞蕊安娜一起玩耍,玩得最多的大概是他騎著飛天掃帚到處飛,或是施展一些不著調但有趣的魔法逗樂亞蕊安娜;他開始和他們說話,儘管他們的交談內容總是尷尬且生硬,但阿波佛感覺到對方踏出的那一腳步,雖然他還是很嫌棄他就是了。

阿不思不一樣了,但他說不上哪裡不同。

阿不思還是那個阿不思,優秀的且令人火大的,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多了些人情味,他不再是那個冷冰冰且不好靠近的人,而是一個,他們皆可以靠近的家人。

不得不說,這樣的阿不思不令人討厭,偶爾還是有點煩人且囉嗦。

待咳嗽較緩和後,他便將喝完的茶杯放下,揉著鼻子,低著頭,有些不甘心的說:

「算了……你想看就給你看吧……」

語畢,他也不看阿不思,而是拿起甜點狼吞虎嚥起來,但有些發紅的耳根顯示著他此時的情緒。

阿不思笑著看著眼前的阿波佛,心理一嘆,阿波佛仍然是那個阿波佛,彆扭的,且叛逆的,但自從他改變態度和他們接觸後,他赫然發現,曾經的認知都不一樣了。

阿波佛儘管是個幼稚又衝動的男孩,可他也是有一顆柔和的心,端看他照顧亞蕊安娜就可知道;亞蕊安娜是個靦腆又羞澀的女孩,可她卻是他們家最溫柔的孩子,既惹人憐愛又讓人想捧在手心上疼愛著;而他們的母親不再是那個歇斯底里的可悲女人,她溫柔又慈愛,總是噓寒問暖著他們每一個人;他們的父親嚴肅卻不令人畏懼,他寡言卻總是默默付出。

他們的愛是那麼明顯可見的,可過去的他卻忽視不願意正眼去看,直到失去一切後才開始懊悔,事實上,失去以後是再也無法挽回的。

好在,他竟是奇蹟的回到他渴望改變的時代,即使和他記憶中的年代不甚相同,但他無所謂,只要他的家人尚存,一切都無所謂。

他不會去追究其原因,也不想去深究,心念著都是保護他的家人。

他端起茶杯,輕啜香甜的熱紅茶,心想,這一次他再也不會讓那些事情發生的。

再也不會。

 

 

霍格華茲現在正值假期,亦是阿不思剛畢業之際。

而他剛來到這個世界時,正是剛放假沒兩天的事情,而現在已經過了兩週,他試著修補他和家人們的關係,剛開始他們間的相處有些僵硬,但畢竟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沒幾天後,他們便如同那些常見的和樂家庭般的融洽。

他的父親博知維曾問過他未來要做什麼,原先他以為阿不思會想進魔法部工作,但阿不思拒絕進到魔法部,他始終明白自己是不適合觸碰到任何有關權力等相關事物,他告博知維,他想到霍格華茲應聘老師,如果今年無法成功受聘,那麼他會待在家裡,鑽研些魔法,直到過幾年再去應聘教師的工作。

當然,他深知霍格華茲目前的工作項目以及招收老師的規則,他非常有自信自己能夠獲得教師一職。

一開始,博知維不怎麼認同他的選擇,大抵是父母都有種渴望孩子能夠青出於藍的念頭,他希望阿不思成為正氣師,或是魔法部其他的相關職務,畢竟那兒可是正經八百的工作,當然,並不是說教師這一職不好,單純的,他只是認為魔法部的工作比其他好上幾倍。

然而,他並不是阿不思那般的善於說服他人的人,阿不思就他的觀點來據理力爭,他講出自己對於教師一職的憧憬與規畫,並他大方的提出他的個性上的缺陷,他指出自己不適任魔法部相關工作一職的情況,他和博知維兩人辯論了一整晚,雙方各持著自己的立場,第一次為了阿不思未來的工作生涯產生歧點,即使他們為此而有些衝突,卻不妨礙平時的相處,阿不思不願意因此而和父親產生芥蒂,當晚辯論到最後,他是第一個喊出暫停的人,他率先妥協,他向博知維說他們似乎得冷靜一些,過幾天再好好談論這個話題。

當天有那麼點不歡而散,在之後的幾天,他們還是會談論這個話題,到最後,原本堅持己見的博知維的態度稍有軟化,不再逼迫阿不思必須到魔法部找工作,但他對於他想去霍格華茲這件事情還是有那麼點不認同。

阿不思不可置否,他理解他父親的想法,但不代表他必須要完全按照他的意思走,儘管他這一世想好好的與家人相處,但在大事上,他認為必須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並非為了他人而活。

他深知自己的那被埋葬起來的渴望與陰暗,他不能將那些暴露出來,他想成為那個美好的阿不思‧鄧不利多,那個好孩子、好兄長的阿不思‧鄧不利多。

「你別在意你父親的態度。」甘德拉邊看著書邊織著毛衣,那是一件粉紅色的毛衣,一看便是要給他們的小妹。

「我知道。」阿不思說,他為他的母親點亮客廳裡的燈光,好讓她的眼睛能更看的清楚些。

「他認為你能得到更好的,阿不思。」甘德拉說,「就如同大部分的父母,他只是想讓你少走些錯路,希望你過得更好。」

「恩。」他坐到甘德拉的身邊,看著她織毛衣,甘德拉的動作有些彆扭,但她仍是認真的一針一線的織著,那是她對她的孩子的愛,她將那些對於亞蕊安娜的愛藏在這針線之中。

「我不明白魔法部和霍格華茲的工作有哪些不同,大概是就是政府機關和學校的差異?」甘德拉放下棒針,端起書來仔細看下來的步驟,「但我相信你能做出最好的選擇。」

「別責怪他。」甘德拉將書放在一旁,轉過身看向阿不思,「他只是個擔心孩子的父親。」

阿不思看著他的母親,麻瓜不像他們巫師們一樣,擁有較長壽的生命,他的母親逐漸衰老,儘管她才年過中年,但他可以清晰地看見她臉上些微的細紋與眼角的紋路,她笑起來的模樣更是加深那些痕跡,但阿不思卻覺得這般溫和笑著的母親是美麗的,是令人眷戀的,不似他記憶中那也陷入半瘋狂的母親,那雜亂的頭髮,未經打理的面孔,無不顯示著他們一家的悲慘及可悲。

他張開嘴,欲吐出的言語卻化為一聲嘆息,他點點頭,輕聲說道:

「謝謝您,母親。」

 

 

大概是甘德拉跟博知維談論過,博知維的態度不再強硬,之前稍有軟化的態度更是變得更加的退讓。

博知維再次邀請阿不思和他談論關於未來的事情,這一次他們談論的過程不再那麼劍拔弩張,甚至談到後來,博知維同意他的說法了。

他取下眼鏡,輕按著自己的鼻樑,說,「既然喜歡,就去吧,等霍格華茲有招聘就去應徵那邊的教師吧。」

阿不思看著他的父親,眼睛裡有些微的血絲,還有些疲態,頓時的,心底有些難過。

儘管他活過的年齡比他的父親還要多,甚至可以說是他的長輩,時間的贈與讓他和他的父親相比較後更顯得睿智、成熟。即使他心靈年齡是比博知維大的,但在他的面前,他似乎還是那個不成熟且懵懂的孩子。現在,他就只是個剛畢業的男孩,而他的父親亦是那個撐起一切的男人,是他們這個家庭的頂樑柱。

他握緊拳頭,為前陣子因為工作問題而和父親起了爭論的自己感到羞愧,那時候的他忘記他現在只是個17 歲的男孩,用著百餘歲的長者態度來面對他的父親,用他的智慧與犀利的言語和他進行辯論,甚至隱隱約約的將對方壓制住。

現在想想,都覺得自己愚蠢又自大。

「我很抱歉……」

「沒什麼。」博知維打斷他的話,重新戴上眼鏡,他透過鏡片看著他,深邃的眼珠裡是屬於父親的嚴肅與內斂的愛。

他不再言語,而是沉默地等待對方說話。

「是我的錯,我應該相信你的才對,相信你的判斷。」博知維低聲說道,「我相信你,孩子。」

最後,他露出有些生硬的笑容,笑道:

「去吧,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論如何,我們都在這兒,別擔心,阿不思。」

眼眶有些熱,阿不思低下頭,試圖掩蓋自己的脆弱,他啞著嗓,說:

「謝謝您,父親。」


TBC.


FREE TALK//

這週末就是CWT52了,我好糾結要不要把正文放完(ㄍ

2019.08.07 羅蘿

评论(5)
热度(12)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