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產】ADGG《Love Is Blind》Chapter02

【書籍資訊】

書名:《Love Is Blind》
作品:《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作者:羅蘿
繪者:三木
插花:玖狩
配對:ADGG  
分級:G  
注意:作者腦補AD重生在年輕時的故事,所以可能會很大程度的OOC喔!
規格:A5,繁體橫排,左翻
價格:未定
販售:CWT52、通販



Chapter02

 

阿不思花了些時間才習慣現在的自己,不,說是習慣也不太對,應該說他是消化他在死後回到1899 年這件事情。

經過一晚的驗證後,他肯定自已回到1899 年,回到他剛從霍格華茲畢業的那一年。

他自豪自己的記憶,他認為他沒有記錯,同樣地,他不認為那曾經的百年時間都是虛假亦或是夢一場,他確實是被索命咒殺死的,在那之前為了奪取分靈體的虛弱無能更是無法讓他忘懷的。

令他困惑的是,他為何會回到過去?就他所知,魔法界就死亡這項議題爭論數十年,仍舊沒有任何一個確切答案,即使有那瘋狂至極的巫師想要運用黑魔法亦或者以身試險,都未得到答案。

沒人能說出死亡後的世界是什麼?是否真有另一個世界?是不是具有殘餘的靈魂?會不會如同麻瓜所言,會進入轉生輪迴?

畢竟死了就是死了,哪有人會重新復活告訴世人?

也因此,造就許多畏懼死亡的人會鋌而走險,進而追求永生,認為哪怕是苟延殘喘活在世上也比死後失去所有的好。佛地魔便是一個最佳舉例,為求不死,將自己的靈魂切割成數個分靈體,以求不滅。

想到這兒,阿不思的情緒不免低落,即使他在世人面前表現的無所畏懼,可他心中卻潛藏著茫然與恐慌,他也曾自我懷疑過,他的所作所為是否正確,然而,與佛地魔間的爭鬥達到白熱化,他不能猶豫,即使撐起大局並非他所願,但事實上,卻只有他一人能引領一切。

走到死亡這一步,也是他們無奈的選擇。選擇死亡時他也有過掙扎,他不畏懼死亡,卻仍有那麼丁點的退縮,可為了他們的成功,他選擇勇敢赴死,只為換得那一絲微小的獲勝機率,他只盼剩餘的人們能夠把握機會,也祈禱那三名孩子能夠從他留下的東西裡獲得解答,進而戰勝佛地魔。

他始終心繫著那個時代,說不擔憂那是騙人的,可他已經無力再管,他只能告訴自己,那些孩子會理解他的,也會發現他給予的答案,同時也相信著其他人能夠協助哈利波特,取得最終勝利。

……即使他明白,最後的勝利極有可能是慘勝。

現在的他只能慢慢釋懷這件事情,無論如何,既使他們失掉一切,無法贏得勝局,只要他們的意志尚存,終有一天,會有人引領眾人戰勝黑暗,除去令世人們畏懼的佛地魔和其黨羽。

搖搖頭,他不能再想這些,越是深思,他便會走進死胡同中鑽牛角尖,更何況,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思考他死了其他人有沒有辦法獲得扭轉勝局的機會,而是應該要思考,他該如何重修他和家人之間的關係。

是的,他和他的家人。

不只是阿波佛,他的妹妹亞蕊安娜‧鄧不利多7 、本該被亞蕊安娜意外殺死的母親甘德拉‧鄧不利多8 以及為報復攻擊亞蕊安娜的三名麻瓜鋃鐺入獄的博知維‧鄧不利多9 都還活著。

這一事實令阿不思驚疑,他甚至困惑極了。那天和阿波佛爭吵完後的第二天,他便見到他的雙親和妹妹,他激動的無法言語,他想要確認這是否是真實的,因而拐彎抹角的問了當初三名麻瓜男孩攻擊亞蕊安娜的事情,殊不知,他的母親敲了他的頭,笑罵:

「不是你跟阿波佛兩兄弟去把人打跑了嗎?」

一旁的阿波佛冷哼,沒有否認這個答案。

等等,我可不記得我有去打三個麻瓜男孩!

阿不思難得一見的呆傻表情倒讓總是羞澀不已的亞蕊安娜笑了出來,她笑得開懷,高興地窩在甘德拉懷裡。

看到笑得開心的亞蕊安娜,阿不思感到一陣恍惚,他好像,不,不是好像,是真的許久沒看到亞蕊安娜的笑容了,記憶中那笑的可愛的小女孩似乎還是孩提之時,尚年幼懵懂之際,待她越長越大後,她臉上的笑容便逐漸減少,直到後來更是變成一個畏縮且自閉的女孩。

一旁的博知維乾咳一聲,「要不是有其他鄰居過去,你們都要把人給脫衣服示眾了。」

不!那絕對不是我!阿不思想。

「我到現在還是想把他們脫光衣服讓他們遊街!」叛逆的阿波佛憤恨的說。

「阿波佛。」甘德拉提醒道。

阿波佛不甘心的癟嘴,倒也沒繼續說些反骨的話。

「好了,你們兩兄弟別再吵了,今天我們可是要親眼看到你們和好的。」博知維看沒人要繼續說話,便說出他們今天的目的。

聰明一世的阿不思茫然的不知所謂,他現在已經分不清這究竟是他的過去還是另外一個相似的世界。

因為他的記憶裡可沒有他和阿波佛去打三個麻瓜男孩的記憶,更沒有他們想把他們脫衣服遊街示眾的記憶。

「我不要!」阿波佛率先發難。

「阿波佛,注意你的態度。」博知維皺眉,「今天你們必須握手言和。」

阿不思到現在還是不明白他是因何和阿波佛起衝突的,就他的記憶而言,阿波佛打斷他的鼻樑這件事情是發生在母親的喪禮之上。

「他動我的山羊!」阿波佛吼道,聲音夾雜著憤怒與委屈。

「阿不思這件事情真的是你的錯,你明知道阿波佛非常重視他的山羊,你為什麼要去動山羊呢?」甘德拉略帶責備的說。

「是的,這是你的錯。」博知維嚴肅地說,「你不應該把他的山羊染成粉紅色的。」

「什……」阿不思發誓他可沒碰到他的山羊。

梅林在上,他可沒無聊到會去把阿波佛的山羊染成粉紅色。

然而,阿波佛和雙親的話及眼神都無不告訴他,他真的幹了這件事情。

阿不思心頭一窒,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來挽救局面。

就在他思索他該如何是好時,安靜的亞蕊安娜開口了,她的聲音既溫柔又帶著點無措,她小聲地說:

「不是阿不思的錯。」

這一句話打破僵局,阿波佛擰眉看向他最疼愛的小妹,「亞蕊安娜,妳可別為了幫阿不思就將責任拉到自己的身上。」

他們的雙親未說話,僅是靜待在一旁,等著他們最小的孩子說話。

亞蕊安娜有些侷促,她緊抓著裙子下擺,語速有些快,「是真的,我說我想看看粉紅色的山羊,阿不思才、才把你的山羊變成粉紅色的…… 」

說到後來,亞蕊安娜整個人埋在母親的懷裡,不敢看向其他人。

於她而言,她只是和阿不思說了句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粉紅色山羊,未曾想過,阿不思會為了她將阿波佛的山羊變成粉紅色的。

更未曾料到,阿波佛會因此抓狂暴怒,痛揍阿不思一頓,還打斷對方的鼻樑。

這一局面嚇得她當下無法反應,也因此她並沒有阻止她的兄弟們打架鬥毆,只是傻愣著站在一旁抱著那頭變成粉紅色的山羊看著他們互揍,直到他們的雙親因爭執聲趕來一探究竟,才分開打得火熱的兩兄弟,再最後,阿不思因為沒站好,被阿波佛踹了一腳而倒地,腦袋更是撞到地上的石頭,頓時頭破血流暈了過去。

然而,阿波佛並未怎麼樣,阿不思似乎因有愧也似乎是因為他兄長的身分,因此禮讓阿波佛,可阿波佛卻沒有要讓他的意思,硬生生的揍了他許多拳,最後更甚,揮拳打斷他的鼻樑,還撞了腦袋。

至於為什麼不是用魔法打鬥,僅是因為阿波佛氣瘋了,直接上拳打他的哥哥罷了,而阿不思看他沒用魔法也不敢用魔法,頂多就是閃躲對方的攻擊,或是回擊個幾下。

當夜,亞蕊安娜因白天的事情感到愧疚不已,深夜更是做了場噩夢,她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可阿不思是因為她才會和阿波佛起衝突的,就連他們的雙親亦認為是阿不思的錯。

做了一天的思想運動,在今日的鄧不利多家庭會議上,她鼓起勇氣說出事實的真相。

這答案可真令人尷尬,甘德拉、博知維兩人對看一眼,都看見彼此眼中的無奈,阿波佛瞪大眼睛,似乎不怎麼相信他最疼愛的妹妹是罪魁禍首。

至於阿不思,他聽完後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選擇沉默以對。

畢竟他沒做過的事情多說都是錯的,不如不要說話的好。

因亞蕊安娜的關係,這件事情演變成三兄妹在雙親的面前互相道歉,然後如小時候般地握手言和。

當然,亞蕊安娜和阿不思是坦率的伸出手錶示自己的善意,而彆扭的阿波佛仍臭著一張臉和阿不思握手。

沒多久,甘德拉、博知維讓阿不思好好休息,雖然已經服用過魔藥,但身上的傷肯定還有些疼,隨後他們便帶著阿波佛與亞蕊安娜離開了。

看著房門關上,阿不思嘆一口氣,心想著,這個世界可能還真的與他的過去有那麼些的不同,至於哪裡還有差異,便是他需要再去挖掘的便是了。

現在的他只知道,本該早已死去的雙親並未死亡,而當初引發一切悲劇的不再是他的父親出手使用魔法攻擊那三個麻瓜男孩進而被關入阿茲卡班監獄,而是他和阿波佛兩人就著血氣方剛為他們的妹妹報仇,並一腔熱血的採用麻瓜的方式回擊他們。結局換成他們打完架後,他們的父親趕過去並私下實施消除記憶的咒語,好讓那些麻瓜不再探究關於亞蕊安娜會魔法的事情,並為此搬離沃土原,來到了高錐克洞。

也因此,他們一家不再是那個支離破碎的家庭,而是和大多數的小家庭一樣,是個溫暖的家。

他伸出雙手摀住自己的臉,隱隱察覺到他的手掌心有些濕潤,此時此刻他想的是,這一切真好,即使他未曾經歷過他們所說的事情,可現在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並非他的妄想與夢境,他的家庭仍然存在,他的雙親仍健全,他的妹妹並未發瘋,他的兄弟也不是那個陰鬱的男孩。

真的,一切都很好。

他曾經奢望的事情都發生了,亦是現在他所看見的事實。

不由得,他在心底向命運感謝,感謝命運在他死亡後讓他回到過去,並讓他擁有他早已失去的家庭。

即使不是他所熟知的過去,但他依然珍惜。

 

 

【註釋】

亞蕊安娜‧鄧不利多7:Ariana Dumbledore 。阿不思和阿波佛的妹妹。

甘德拉‧鄧不利多8:Kendra Dumbledor 。阿不思三兄妹的麻瓜母親。

博知維‧鄧不利多9:Percival Dumbledore 。阿不思三兄妹的父親。


TBC.


FREE TALK//

對,我就是讓AD回到一個類似平行時空的世界

剛開始我想的是,AD單純的回到過去

他回到剛辦完母親喪禮的時候,回到原本與道奇約好要出遠門但母親死了,他不得不留下來照顧他的弟妹,然後遇到蓋勒,又發生了亞蕊安娜死去的事情

原本的設定是想要讓他回去哪個時候阻止蓋勒,阻止亞蕊安娜死亡

但寫到一半,我想,有那麼點捨不得阿不思

就很私心很OOC的讓他回到父母健在,他的家人都還活著的幸福時候


大概就是這樣


2019.08.06 羅蘿


评论(3)
热度(11)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