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光速蒙面俠21/光速跑者21號】蛭瀨-無題練習

光速蒙面俠21

蛭瀨


那是一次的意外。

不,該說是一場不經意的偷聽意外。

他還記得那時候是一次普通的日常訓練結束,他們高二生和高一生經歷一天的魔鬼訓練後,都已經累癱在社辦,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無所謂的事情。卻沒想到,成了社團顧問的蛭魔不耐煩他們不趕快回家的舉動,幾次槍擊下逼得所有人都狼狽地爬起身來衝進更衣室換掉滿是臭汗汙泥的球衣。

而他也同是那被趕去換衣服的人之一,即使他成為新一代的泥們惡魔蝙蝠隊隊長,仍然活在蛭魔妖一的淫威之下。

等他們都換好,準備離開時已經是晚間七點半多,他們又累又餓,補充的點心早已被消化完畢。

三兄弟便叫嚷著一起出去吃點什麼再回家吧,而跑來加油順便監督哥哥的瀧鈴音也舉著雙手贊成,原先他是不想去的,畢竟他的母親早為他準備好晚餐了,可耐不住其他人的起鬨,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打電話向母親道歉,說他得晚點回家,他要跟隊員們去吃晚餐。

母親在電話另一頭念叨著讓他早些回來,就掛了電話。聽見他和母親報備完畢,眾人歡呼擁簇著他走出社辦,你一言我一句的討論要去吃些什麼,一個人說要吃速食快餐,另外一人又說得去吃燒肉,還有人說想吃個拉麵,鬧得最後他們決定去找間複合式餐廳,要有速食燒肉還有拉麵才行。

一群人鬧哄哄地走在安靜的校園中,直到快走到校門口時,小早川瀨那才發現他剛換下的球衣沒帶到身上,他尷尬地向其他人道歉,他要回去拿他的球衣,並讓他們別等他先去餐廳坐,一群人各踹他一腳後,讓他快些跟上。

為了別讓其他人等他,他發揮超光速的速度衝到社辦,而在快到時,卻意外地發現社辦的燈是亮的。

可他明明記得他們一群人走出來時,他關上所有的燈還親自鎖上門的。

隱隱約約地聽到裡頭有聲音,他猜測,會不會是有什麼人偷跑進去了。

他小心翼翼地湊到稍微拉開的門邊,想從縫隙看看是誰在裡頭,卻沒想到裡面的人聲音傳了出來。

還是他熟悉的聲音。

阿、是真守姊姊和蛭魔學長。他想道。

隨後又想,剛剛蛭魔妖一趕他們換衣服後,就不知道跑去那兒了,現在似乎是又回來了?

在他尷尬地想著到底是要進去打招呼呢?還是就這麼離開時,就聽到姊崎真守和蛭魔妖一的對話。

「你大學決定要去哪了嗎?」

「那還用說,死管理人。」蛭魔妖一嘻笑著,「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最京大了。」

最京大。最好的大學之一,他想,按照蛭魔妖一的個性確實是會想去那裡,畢竟那裡有著最好的美式足球環境。

莫名地,他覺得氣氛有些怪異,大概是一種直覺,他不認為現在是能進去的時候,在他懊惱著到底該如何是好時,姊崎真守又開口了。

「栗田……武藏他們呢?」

是阿,栗田學長跟武藏學長呢?他們也要去最京大嗎?

不得不說,社團裡唯五的高三生們,似乎沒在談論他們的未來。

「死老頭要回老家,死胖子要去炎馬。」蛭魔妖一的聲音似乎不怎麼在乎,可小早川瀨那卻覺得蛭魔妖一似乎有些感慨。

可他隨後又想,冷酷無情的蛭魔妖一怎麼會為此感慨呢?

在他的腦子裡閃過無數個奇怪的畫面時,他聽到姊崎真守這麼說了一句話:

「那我也考最京大吧。」姊綺真守滿不在乎地說。

「怎麼,妳要跟到最京大當我的奴隸嗎?」蛭魔妖一大笑,「不對,早在白秋那時候妳就答錯第三個問題,要做我一輩子的奴隸了。」

「你這人說話可以好聽些嗎?我只是不放心你一個人去最京大。」姊崎真守沒好氣地說,「誰知道你一個人去那裡會不會做些惹是生非的事情。」

「嘻嘻嘻嘻,隨便妳吧,死管理人。愛跟就跟吧!」

再後來的對話,他就沒心思聽了,連他髒透的球衣也沒能拿走。他渾渾噩噩地跑出校園,原先無頭緒地隨處亂跑著,直到瀧鈴音的電話打來,他才想起他的隊友們還在餐廳等他,他轉而將目的地轉向餐廳。

到了餐廳後,他也沒什麼心思和其他人聊天,因為他滿腦子想著的是姊崎真守要為了蛭魔妖一去最京大這回事。

其他人問他怎麼回事,他尷尬地說他只是太累了,沒什麼精神。

而在後來,他是怎麼回家的他都沒印象了。

今天的訊息量太大了,泥門的鐵三角最後也是散了。他還不及感慨,卻又因為姊崎真守要和蛭魔妖一去最京大這件事侵占所有的思緒。

他沒想到姊崎真守會為了蛭魔妖一去同個大學,應該說,原來姊崎真守擔心著蛭魔妖一。

這挺令人驚訝,卻又似乎是在意料之內。

畢竟早在打完白秋的比賽後,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微妙起來,就連瀧鈴音也曾開玩笑地說他們兩人是不是交往了,感覺他們的氣氛挺好的,好的像是一對情侶似的。

那時候的他似乎挺驚訝的,而一直喜歡著姊崎真守的雷門太郎則是不相信地衝去找姊崎真守和蛭魔妖一對峙,得到的回應則是姊崎真守尷尬至極的否認以及蛭魔妖一的瘋狂子彈槍掃射。而在之後,他們也沒什麼再去談論這回事,其他人也沒怎麼在意這件事情,似乎就這麼帶過。

直到現在,他想,可能他們兩個人之間有些什麼吧。

即使他們否認,即使他們什麼都沒有說,可他們之間卻是有著獨屬於他們的默契,某些事情上他們也是如此地契合著。

只是他沒去在意,也不想去猜測他們有什麼不一樣的關係。他總覺得他若是去細思他們的關係,或是和雷門太郎一樣去求證的話,可能會有些不曾戳破的東西會改變。

而那樣的改變他肯定不會喜歡的,可能會因此影響自己也說不定。

真好。

莫名地這麼一個念頭湧上。

令人意外地,卻又於情合理的情緒。

早在他不知道的時候,這樣的想法早已埋在心底深處,只是他未曾去察覺。

他想,他是羨慕的。羨慕姊崎真守和蛭魔妖一有著無人可及的默契,也羨慕他們能夠理解彼此的想法。

時至今日,在這一次意外偷聽下,他才驚覺,原來他是這麼地,不願意去正視他們兩人的事情。

他拉起棉被蓋住整個身子,嘗試閉上眼睛去忘掉這些奇怪的想法和姊崎真守與蛭魔妖一待在一塊兒的畫面。

卻發現,一切都只是徒勞。

甚至於,他開始厭惡正在忌妒著得自己。


Free Talk//


重看漫畫後,決定寫一下蛭瀨

但沒想到寫成這樣(ㄍ

還在猶豫是不是該寫後續wwwwww

其實這邊想著的是,真守有點喜歡蛭魔

可蛭魔其實沒喜歡她

而瀨那則是,在今天的對話後突然發現自己有點忌妒能跟蛭魔很好的真守

可他又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這樣

嗚嗚嗚嗚光速真的很棒!!!

好想看瀨那受的文喔


2018.05.17 羅蘿

评论
热度(3)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