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South Park】Craig/Tweek(Creek)-Heartbeat

South Park

Craig/Tweek (Creek)

Heartbeat

※S19E06之後的故事。

 

Craig未曾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名Gay,還擁有一位男朋友,更瞎的是他們兩個人的愛情居然得到全南方小鎮的祝福。

去他媽的,這一切都如同狗屎一樣讓人覺得可怕。

原先設想好的假分手,因為Tweek的超常演出讓這一切變得真實,他變成全小鎮眼裡的渣男、垃圾,逼不得已,最後他還是和Tweek和好,又成為一對眾人皆知的「恩愛情侶」,還是一對「Gay」。

OK,這他媽都太好了。

「Craig、我,我想我們今天可以一起回家?」Tweek找到正在和Token說話的Craig,詢問他今天是否一起回家,畢竟他們已經有兩天沒一起回家了,Mr.Tweak不斷地問他為何沒跟Craig回家,是不是又吵架了。

Mr.Tweak實在是太過於擔心,因此他只能硬著頭皮來問Craig。

Craig停下和Token說話,他面無表情地看著Tweek,心中無數髒話飆過,無視於一旁的Token曖昧又噁爛的表情,點頭答應。

「喔、喔太好了,那我在校門口等你?」Tweek接著問。

「好。」他說。

完成目的的Tweek抱著自己的書如同隻驚慌的小鹿快速離開,途中不小心撞到了幾個人都是邊尖聲道歉邊跑開。

「你怎麼對你的男朋友如此冷淡?」Token略帶責備的說,「你不該對他這麼冷淡,他是你的男朋友。」

「我沒有。」他說,並在心裡大翻白眼。

「說真的,你得對他好一些,上次你跟那個誰搞在一起鬧得分手讓大夥們都嚇一跳,我們可不想再看到你們鬧分手,夥計。」

「……God Damnit。」Craig找不到任何一句話反駁Token,只能自個兒吞下,低咒一聲。

 

 

說實在的,他不討厭Tweek,但也沒多喜歡。

正常男人哪會喜歡被人當作Gay,還莫名其妙被安排一個男友,他還不允許分手,只能硬著頭皮和Tweek湊在一塊兒。

誰會喜歡!他就不喜歡!

這讓他感到壓力,他甚至發現自己掉頭髮,比以往掉的還多。他的父母只讓他好好跟Tweek在一起,學校以校長為首們的老師更是要求他們好好在一起若是碰到一些情侶私密事情必須過問對方。

去他媽的過問對方!

Cartman那群混蛋更是不允許他們分手,而始作俑者的亞洲女孩們更是常常塞給他一堆他和Tweek的圖。

這一瞬間,他終於明白被霸凌者的心情了。

他嚴重覺得他現在是被霸凌,被全南方小鎮霸凌。

他得申明他真不是Gay,他喜歡美麗的身材姣好的女孩。

如果可以,他是希望停止這場鬧劇,這他媽都太鬧了。

 

 

他牽著他的男友TweekTweak走在回家的路上,無視其他鎮民的興奮又噁心的笑容,逕自拉著他走。

「Craig、Craig你走慢點!」Tweek喊道,Craig才察覺他走得太快了,這讓Tweek跟不上他的腳步,於是他放慢了步伐。

在他放慢腳步後,Tweek能和他並肩牽手走著,他嘴裡絮叨著今天上課的內容,還抱怨他今天少喝了一杯咖啡,這讓他的身體又不受控制的發抖。

Craig並沒有回應他,而是聽著他說話,Tweek似乎也沒想他回他,僅是自顧自地講著。

直到他們走到了Tweek家門口,Tweek才停止話題,他神色不安地站在門口,身體也跟著不斷顫抖,嘴巴欲張欲合的似乎想說些什麼。

Craig看他的男朋友這副模樣,無聲地嘆息,他開口問道,「還有什麼事情嗎?」

Tweek被他的問題嚇得發出一聲怪叫,這讓他也嚇了一跳,Tweek緊抓著衣襬,「我、我只是……」

「只是?」他疑惑地看著Tweek,不明白他現在在演哪一齣。

「我、我想問你,你、你要進來喝杯咖啡嗎?」

他看著他,仰著頭緊盯著他,那雙比女孩都還大的眼睛裡還能看見他的身影。

清澈的、無瑕疵的,那雙眼睛就這麼直直地看著他,裡頭夾雜著期待、不安,還有些他不懂的情緒。

突然的他感覺到一陣無法言語的感覺,一些他也不明白情緒在他的心底出現。

Tweek發現對方並沒有立刻回應他,而是緊盯著他,這讓他感到焦慮與尷尬,他慌張地開口,甚至算是些胡言亂語,他讓他別在意,一切都沒事,他什麼都沒說,並叫Craig不用理會他也沒關係……

然而,Craig打斷他那快逼近歇斯底里的自說自話。

「好。」

「你你你說什麼?」Tweek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我說好,我想去你家喝杯咖啡。」Craig不太自在地說道,甚至轉開了視線。

「喔!好!那請進、我我泡杯咖啡給你!」Tweek高興極了,他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無意識地走近Craig前面拉著他走進他們家。

Craig並沒有甩開他的手(平時的牽手都是為了應付其他人),他感覺到Tweek手上的濕潤,他想那大概是他的手汗,而他一抬起頭來,更是發現Tweek的耳朵和脖子都紅的令人難以置信。

莫名的,他突然覺得這樣的Tweek有些地可愛。

直到對方將他拉到他們家的餐桌邊坐下,再跑進廚房泡要給他的咖啡,他都尚未從方才的情緒中回來。

應該說,現在的他同樣感到震驚。

他聽著Tweek有些神經質的碎念和一些詭異的響聲,又再一次的覺得Tweek無厘頭的有些可愛。

他無力的摀住自己的臉,為擁有這一想法的自己感到瘋狂和不敢置信。

他想,他或許有那一點,是的,那麼一點覺得,Tweek Tweak確實如同那些亞洲女孩說的。

Tweek可愛的讓人無法面對。

 

FIN.

 

Free Talk//

 

大家好,我是羅蘿。

不忍說我一開始不是要寫這個的我是想寫昨天說的腦洞

莫名其妙地寫成他們被迫搞在一起,凡總之後的心理故事(???????

大概是想著,凡總可能還是有點不耐煩

但後來會突然被打到(?

然後覺得槌哥很可愛什麼的

在之後就是真正的交往這樣XDDDDDDD

大概就是這樣了XDDDDD

沒想到今年寫的東西幾乎都是Creek阿哈哈哈哈哈

 

2018.01.30 羅蘿


评论(5)
热度(73)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