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怪產】保育組《I’ll give you the best of my love》02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I’ll give you the best of my love

Newt Scamander/Credence Barebone

 

※AU設定,現代架空。



Chapter 02

 

那次的事情並沒有讓他放在心上。

他們並沒有過多的交談,青年和他拿了作業後便快速地離開,而他也因為時間的關係,迅速地離開這間教室,沒多去思考為何會有學生單獨留下和他領作業。

至此,他對於他的印象便是一個看起來有些內向的孩子。

兩個禮拜過去,青年的作業也交了上來,可署名上只留下一個名字:Credence Barebone。

這代表著青年是一個人完成作業的,他曾想過是否該提醒對方這是雙人小組作業讓他找個合作的同學,可看完作業後,這個念頭便打消了,原因是這份報告他寫得非常詳細,Credence獨自完成兩人份的工作,且做得非常用心仔細。

同時,他也有個疑問。他不記得Credence Barebone這位學生,應該說,他對CredenceBarebone感到陌生。自開學已經兩個月,他是第一次看見這個名字。班上的同學眾多,他雖然無法一一將人名和長相合在一塊,可他對學生的名字是有印象的。他不認為那位青年會和其他不愛交作業的學生一樣偶爾良心發現才交作業,更何況在往後的課程裡,他能夠看到Credence認真聽課的樣子,因此他否定對方是不愛寫報告的學生,轉而開始好奇這麼一個人。

他偶爾地能看見青年出現在他的課堂,Credence總是待在教室的最角落,孤身一人坐在那兒,周圍沒有任何一個人,而其他人似乎對他視而不見,這讓他感到困惑,一個好好的青年怎麼沒什麼朋友?可又想,過去的他也是如此,不擅長處理人際關係,因此在校期間也只和幾個人談得來,其餘時間,他總是孤單一個人學習著。

他不由自主地為對方找理由,甚至是開始注意這位學生。莫名地,他能從對方身上找到一絲相似處和一些細微的習慣。

他們都同樣不擅長社交、和人交談時不會直視著對方的眼睛、說話時會不小心加快語速,偶爾會講話有些坑坑巴巴的、緊張時會有一些小動作,而最主要的,他們都同樣地內向。不,說是內向其實也可以說是自卑,他在除了動物以外的事情上是非常地沒有自信,因而造就他現在的性格,Credence或許某部分也是自卑的,平時他給予人的感覺是軟弱的且沒自信。因此,他斷定性格上他們有部分的相似,而這部分他還沒找到原因。

或許正是因為那些相似處,令他留意Credence。

Credence總是坐在同樣的角落並縮著肩膀,呈現一種不安和焦慮;他不會和其他人說話,當然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其他學生不會找他聊天,他安靜地聽課,結束後便獨自離開;Credence會按時交作業,他不像其他學生使用電腦打字並列印下來,他使用乾淨的紙張並用原子筆寫下內容,他的字跡是工整的,作業書寫條理分明,完成度是其他人的好幾倍。

即使對於課程有疑問,Credence也不會主動詢問他,而是寫在另外一張紙張,連同作業交上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寫滿問題的紙張,他不由得笑了出來,於是,他也同樣地選擇書寫的方式回覆他,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們便開始了書信的學科探討。

他曾有個念頭,想藉由教授的名義邀請Credence來討論課程,可他又覺得自己真的這麼做是非常失禮的一件事情,再加上這一陣子對Credence的了解(單方面的觀察),他相信他的邀請會帶給Credence很大的壓力,這麼想後,他便放棄私下找Credence的想法。

這個念頭被他打上了大叉並從腦海中剃除,可它卻像個種子般地落在他的心理,在他不注意時慢慢地發芽。他無法否認他是希望能與Credence面對面說話,也希望能在課堂以外的時間裡相處。

這是個奇妙的感覺。

他很久沒有如此地希望親近一個人,他想更加地了解對方,想明白這麼一個人。

越是在意,便發現更多的關於Credence的事情,也加深他想正式和Credence認識的想法。

不知不覺地,學期即將結束,他所知道的Credence仍是他自己的觀察,他們並沒有過多的談論,Credence不像其他人會來和他說話甚至是有些刻意避開和他說話。即使他們頻繁地運用紙張討論課程內容,可也只是課程上的對談,並沒有談到其他私人的事情。

他們之間仍然是陌生的,但在這陌生中似乎又帶著一絲親近。

有些地靠近卻又感到異常遙遠。

他想,或許現在的他還不能再多往前一步吧。

又一堂的課程結束,學生們拎著背包一一離開教室,而他同樣地留在教室中整理他的東西,待他收拾完畢,抬起頭時,發現還有一個人待在教室。

他看向那尚留在教室裡的青年,為他侷促的表情感到好笑,對方似乎又陷入無窮的緊張之中,想要說些什麼可他的嘴巴卻一張一合的說不出話來。

如同他第一次叫住他,請他給予一份作業一樣,緊繃甚至是有些地恐慌。

他闔上皮箱,拎起箱子和他的外套,他沒有走向他的身旁,僅是朝著對方露出一抹微笑,輕聲地說道:

「再見,Credence。」

他向僵硬在原地的Credence點頭,轉身離開教室,不是不願意留下來和他說話,只是他認為現在的時機不太對,因此他選擇和他道別。

而在走出門外時,他聽到Credence的聲音。

那道聲音小的微乎其微,如果不仔細聽的話肯定聽不見,可他卻聽見了。

他聽到那位內向的青年溫和地向他道別:

「再見,Scamander教授。」

他停下腳步,又再一次地說道,「再見,Credence。希望你能擁有個美好的周末。」

這次不同的是,他是帶著喜悅的說下這麼一句話。

隨後,他走出教室,並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

他想,即使這一次他沒有選擇留下和他說話來增加相處時間,可他覺得他和Credence之間似乎又更靠近了些。

即使那只是一點點的往前,卻讓他高興不已呢。


TBC.


Free Talk//


大家好,我是羅蘿。

難得我日更(ㄍ

其實寫到第二章,莫名覺得可以結束了(幹

哈哈哈哈哈哈好啦其實還有很多事情還沒寫

後續會慢慢開始讓他們親近、正式相處這樣XDDDDDDDDD


這篇寫得很囉唆,但我想這是一個過渡期

我總覺得紐特和魁登斯有很大的相似

在這樣的想法下,我想讓他們慢慢地受到對方吸引

然後再寫下他們之間的故事


恩嗯嗯嗯恩大概是這樣啦

我繼續加油


2017.12.27 羅蘿

评论(3)
热度(8)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