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Harry Potter】SSHP〈Liar〉

【Harry Potter】SSHP〈Liar〉

 

※起因來自一張圖



這是個充滿謊言的世界。

 

「你看見了嗎,他的手上有道疤痕,肯定是撒了謊。」

「喔,這太糟糕了。你知道的,這可真讓感到噁心。」

「別瞎扯淡,你們都是。」

「你敢說你不是嗎?」

「……」

 

他身上布滿著無數個交錯深淺的疤痕。

好的、壞的,或者無心的。

除了額頭上的疤痕,那是他死去的母親贈與他的。

那是個帶著愛情的咒語所留下的疤痕,並非謊言遺留下的痕跡。

 

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擁有疤痕,只是分多或分少罷了。

無一例外,連他認為的好心人們亦是如此,而他的朋友也擁有那些無法抹去的疤痕。

世人們總有些人特別無聊,喜歡去挖別人的瘡疤,詢問他們究竟說了什麼樣的謊言才會留下疤痕,抑或者是興致勃勃地講出自己的過去,似乎是想證明那些疤痕是好的。

即使那是謊言的證明。

 

不過,倒是有這麼一個人是例外,他身上似乎沒有任何痕跡。

他說話直言且殘忍無禮,似乎不懂得何謂善意的謊言,即使有其他學生們試圖從那被黑衣服包裹的身體下挖掘屬於謊言的痕跡,無一以失敗為結果。

 

Severus Snape,一個神奇的,惹人厭的誠實者。

 

「你可真讓人感到厭惡,Potter,如同你的父親,令人噁心。」如毒蛇般地話語從那雙刻薄的薄唇吐露而出。

「你也讓我感到噁心。」他說,像頭憤怒的小獅子,渾身炸起,呈防備的狀態。

他恨恨地瞪視著對方,卻換來嘲諷地冷哼,他想,或許如其他人所言,眼前的男人似乎不懂得撒謊,他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是他想的,他不會遮掩,更不會替他人著想,因此,他是個誠實者,一個沒有任何疤痕的人。

 

完美且無瑕疵,可偏偏讓人不寒而慄。

或許是過於忠於自我,這樣的人反倒讓人無法親近。

因為連那受人尊敬的Albus Dumbledore,身上也受疤痕侵蝕。

 

這世界上沒有人不會說謊,除了Severus Snape,唯一一個不會說謊的人。

 

 

說謊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

除去心靈上的磨難外,也有生理上的疼痛。

當你說下一個謊話,你的身體會出現一道傷口,隨即成為無法抹去的疤痕。

縱使那是個善意的謊言,那也是一次的折磨。

也是一次,自己賦予自己的傷痛。

 

 

「我看到了。」女孩小聲地說,她抬頭看了眼周遭,確認沒有人注意他們後又轉回來,「Snape教授身上有一道疤痕。」

「怎麼可能───」紅髮的男孩驚呼,女孩看他時在太大聲了,立即摀住他的嘴,並低聲告訴他小聲些。

而他呢?他也是驚訝的,可並沒有像他的朋友似地嚇一跳。

「是一道非常大的傷口,可能比一顆籃球大。在他的胸口,心臟那裏。」女孩繼續說,「我也無意看到的。」

「妳怎麼會看到?還有,籃球是什麼?」紅髮男孩狐疑地看著她。

聽到這個問題,女孩的臉瞬間脹紅,她乾咳一聲,「籃球是麻瓜的一種球類運動,喔,Ron,這不是重點。總之,我是在校護室看到的。前幾天我不是一直咳嗽嗎?我去找Pomfrey夫人,讓她幫我檢查,結果沒想到教授也在那裡……」

「哇喔,真沒想到……虧我一直以為他沒說過謊……」

而在之後的對話,他並沒有心思繼續聽下去,而是低下頭思考著:

為何那個被學生私下稱呼為「誠實者」的男人會擁有一道最大的疤痕。

 

 

「他厭惡我,尤其是我這張臉。」他向老教授說道,語氣是憤怒的,且挫敗的。

老教授坐在他的椅子上一發不語,僅是靜靜地聆聽著他的叨唸。

而他繼續抱怨著,說那個人總偏愛找他麻煩,甚至口出惡言。向一位老教授,尤其是學校的校長抱怨一名教授似乎是件不怎麼有道德的事情,可他卻被那人逼得快瘋了。

他不明白,怎麼有這麼一個人讓他恨得牙癢癢的。

不知道又說了多少,老教授依舊維持著溫和且包容的笑容聽著他說話,直到他說的差不多時,停下喝茶,對方才開口:

「他並非是你所想的那般不堪,Harry。」他輕聲地說。

「不,他是非常討厭我,喔不對,是憎恨我!」因為我爸,當然他沒講出來。

老教授似乎是讀懂他的想法,又或者是覺得他那張扭曲的臉好笑,而他也這麼笑出來了。

老教授在他不解的目光下,起身走到他的身旁,輕拍著他的肩膀,說:

「那不過是他眾多謊言的某一句話罷了。」

他愣住了,因為這句話,他的腦子彷彿打結般地糾纏在一塊兒,他的嘴欲張又合起,似乎找不到任何合適的話語,最後只能乾巴巴地說:

「他不曾說謊。」

說完的瞬間,他的腦子又浮現女孩曾說過的話語。

那個人其實擁有一道疤痕,一道大的可怕的疤痕。

「不,他會。」老教授說,「只是沒有人知道。」

他眨眨眼,帶著一絲俏皮,爾後又輕撫他那亂糟糟的頭髮,「我想,你應該是知道的,Severus身上有一道大的可怕的疤。」

這次的談話便在這裡結束,老教授塞了些糖給他,讓他別多想,並吩咐他早些回去睡覺,免得隔天的魔藥學遲到。

他渾渾噩噩地接過那大把的糖果,並無禮地忘記向老教授道別,逕自披上隱形斗篷離開校長室,直到他平安地回到寢室並躺在床上,他依舊無法明白老教授所說的話。

似乎帶著什麼含意或是隱情,可他卻想不明白。

直到近清晨,他仍舊帶著這些問題,緩緩地陷入沉睡之中。

 

 

這個問題沉寂在他的心底,即使過了這麼多年,還是個不了了之的疑問。

他並沒有去詢找答案,而他的朋友們、老教授們似乎也遺忘了這件事情。他想,即使那個人擁有個可怕的大疤痕,那也不關他的事情,他也沒有任何地立場能向當事人取得答案。

但在很久很久之後,在那個男人死在他的懷裡時,他才隱約地猜到當年老教授所說的話。

同時他也猜到那道疤痕的謊言是什麼。

不過,這些都沒所謂了。

因為這道秘密跟著那個人一同埋葬在棺木之中,而他這個唯一的知情人也無法再和他多說些什麼了。




「我非常厭惡你,Potter,如果可以,我不想再看見你的眼睛。」

 

FIN.


Free Talk//


大家好,我是羅蘿。

很久沒認真寫文,好吧其實這次也沒有很認真(ㄍ
就是看到那張圖,然後一鼓作氣地寫完它。


很喜歡石哈,總覺得他們是痛苦的且甜蜜的。

想看他們甜蜜,卻不由自主地寫出他們之間不怎麼美好的事情。


文有些地混亂。

因為加上謊言的設定,沒特別去修改內容,就真的是寫完直接發哈哈


總之,教授的謊言其實是他說他討厭哈利

每說一次,這句謊話便在他的胸口留下痕跡,久而久之變得巨大又可怕

至於哈利為何會懂,我自己是覺得長期的相處,以及他無意識的心繫在教授身上,外加其他一些原因,我就不多說了(ㄍ


2017.12.08 羅蘿


评论(4)
热度(24)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