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Dunkirk】飛官組Farrier/Collins 在沉寂之際相遇00

【Dunkirk】飛官組Farrier/Collins

在沉寂之際相遇


※可能OOC有

※含一些我流設定,慎入。

 

Chapter 00

 

「你要去找他嗎?」

「當然,除了我還有誰能去幫他?」Collins笑著說,並將手上的單子亮出來,「上頭准許我去了。」

准許行動。

粗體的字跡以及章印,讓他感到一陣刺目。

棕髮的青年張開口,想說些什麼,卻發現他沒有任何話可說,只能乾巴巴地緊抓著毛毯,說:

「小心點,Collins,去把Farrier帶回來吧。」

「當然,我還得去揍他一頓。」Collins大笑,隨即又收起笑容,略嚴肅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好好休息吧,兄弟,等戰爭結束就回家吧。」

青年僵硬地點點頭,擺擺手讓對方趕緊離開,別在醫院這種地方多待。

「快些回來吧,Collins。你知道的,那些人可不會善待戰俘的,即使他們現在沒有任何虐待,但也不會對他們多好。」

「……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才得快些出發去找他。」Collins輕聲地說道,他又幫對方倒了杯水後,道聲再見,便轉身離開病房。

 

 

「你該不會還要去找那傢伙吧?」

「有何不可?」Collins穿上他的軍服,並弄平身上所有的皺褶,「總得讓他知道誰才是這兒的老大。」

「喔,夥計,不是我在說,那傢伙雖然挺自大的,但他的能力真的不錯,不輸你。」一旁的棕髮的青年笑著看著他的室友,又指著他的腳,說「你的褲腳沒用好。」

「不,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兄弟。他是新來的,新來的就得聽我的。」弄好對方說的地方,他將一旁的帽子甩給對方,「該走了,我得去找那個新來的好好談談。」

青年接過他的軍帽並戴上,他聳聳肩,表示自己沒什麼立場,「不過我倒是建議你這次要跟他玩,還是換上寬鬆的褲子,上次你的褲子不就破了嗎?」

「喔!閉嘴!少提那次!」Collins惱羞地大叫,「而且是那件褲子不對,早不破晚不破,偏偏那時候破!」

青年放聲大笑,「就叫你去該扔了,你偏不扔,還穿那件褲子去找大個子決鬥,活該你破褲子被大夥兒笑。」

「去你的!」Collins更加地憤怒,他將對方昨天未洗並偷扔在床底下的臭襪子狠狠地塞進對方的嘴裡,並大聲地說:

「讓你不洗襪子,今天就讓你嚐嚐襪子的味道。」

 

 

Farrier皺著眉看著不遠處正在樹下徘徊的人,心想著這傢伙果然是哪裡有毛病,不然怎麼每天都定時來找他麻煩。

他心裡默默倒數30秒,果不其然,那正在樹下走來走去的人在一次深呼吸後走了過來。

他踏著精神的步伐,帶著略傲慢的表情來到他的面前,頗有些居高臨下的感覺,鼻子還發出冷哼,整個人顯得特別不可一世。

Farrier又在心裡倒數10秒。

10、9、……、3、2、1。

「我得讓你知道這裡的規矩。」

阿、又來了。Farrier想,感到無奈又煩躁。

「像個男人一樣,勇敢地接受我的挑戰!」對方不耐煩地說,要不是為了保持形象,Farrier肯定對方會像個潑婦一樣拉著他起來。

「我不接受。」Farrier懶洋洋地說。

「你竟然不接受!」Collins瞪大眼睛,被對方散漫的語氣氣得一口氣梗在喉嚨裡。

「你太無聊了吧,一天三次,每天都來找我挑戰,你不煩我都快被你煩死了。」Farrier拎起一旁褪下的衣服和水壺,起身準備繞過Collins。

「我不允許你離開。」Collins拉住對方的手,儘管對方汗濕的手臂讓他非常想放開,可他知道他一放開對方肯定會跑走。

Farrier大翻白眼,不能理解他進到這裡後,眼前的青年為何總要來找他麻煩。

「我不想和你耗時間。」Farrier說。

「你必須和我決鬥!」Collins說,顯得有些無理取鬧,但為了他的勝利他必須這麼做。

「我有急事。」

「有什麼急事等決鬥完再說!」Collins迅速地放開口擋在他的面前。

Farrier完全無法理解這麼一個看起來儒雅的青年怎麼這麼會折騰人,「快讓開。」

「不讓。」他說。

「先讓我去辦完再決鬥。」

「不,先決鬥再去辦事情。」Collins說,但看見對方變得陰沉的臉心裡突然一陣打鼓,「不然你先說你要去辦什麼事情,我聽過考慮看看再做決定。」

Farrier要被他氣笑了,沒想到他已經不可理喻到這種程度,最後只能沒好氣的說:

「我要去拉屎可以了吧?」

 

TBC.


Free Talk//

寫點東西,假設他們還未參戰時的故事

總覺得會非常地年輕氣盛呢

所以會ooc(幹

原本也想寫點嚴肅的東西但莫名又搞笑起來

棕髮青年是Cillian Murphy飾演的那位飛官


评论(3)
热度(10)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