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蘿(柿月悠人)
歐美廚、大叔廚
是個小清新文手
Plurk//luoluo0602

【Dunkirk】Gibson/Tommy 短打01-02

【Dunkirk】Gibson/Tommy 短打01-02

Gibsob未死,微架空(?)
很有我流(?)設定


Gibson不太會講英文。
通常都是用比手畫腳的方式和Tommy溝通。
Tommy希望他能開口說話,但Gibson總是拒絕,甚至是擺著一張臉,拒絕談話。

Tommy拿他沒轍,最後總是他妥協,放棄讓Gibson說英文。

他用英文和他說話,Gibson總是安靜的聽著,或是用法語回應。
帶著捲舌音的法文,帶著一點慵懶又有些地俏皮,Gibson的聲音有些地可愛,或許說一個男人聲音可愛是件失禮的事情,可Tommy就是覺得他可愛,包括他那柔軟的捲髮還有那張帶著大男孩的稚嫩。
Gibson是個可愛又溫柔的人。
他一直這麼想著。

說句英文吧。
他這麼說著,而Gibson的臉便會皺在一塊兒。

他明白Gibson不想用那爛透的英文說話,可他卻覺得說著坑坑巴巴英語的Gibson可愛極了。


【Dunkirk】Gibson/Tommy 短打02

Tommy回到家了。
他被淚流滿面的母親抱在懷裡,連那總是嚴肅的父親也紅著眼抱住他和母親。

他們不斷地重複著:

「回來了。」

或許是溫柔的低語,也或許是溫暖的擁抱,有可能是他看見家中那明亮的燈光。
他的眼溢滿了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

在生命受到威脅時,他沒有哭;在炮彈不斷地墜落之下,他沒有哭;在船被擊沉時,他沒有哭;被小船救了上來,重新回到祖國,他沒有哭。

而今,到了家,那些壓抑的眼淚全數奪眶而出。

最後,他小聲地說:
「阿、我回來了。」

#

他聞到煎培根的味道,他揉揉鼻子,從溫暖的床起身。
他迅速地打理自己,爾後轉去隔壁房間,他敲了敲門,讓裡頭的人快些起床。

裡面傳來一陣兵荒馬亂的聲響,驚呼與低咒,那是帶著法國腔的特殊嗓音,他不由得笑了起來。

當門打開,靦腆的法國人說了聲早,便跟著他到廚房用餐。
坐定位後,他們狼吞虎嚥著,在Tommy母親的關心的話語下吃著美味的餐點。

Tommy的父親與母親讓他們慢些吃,可從那困苦戰場下來的年輕人卻敷衍的點頭,依舊如同餓狼般地拼命吃下眼前的所有食物。

享用完餐點,Tommy的父親出門工作了,母親也另外有事,他們讓Tommy和Gibson待在家裡休息。

吃飽喝足後,他們兩人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吃撐的他們現在不想做任何事情,只想好好地休息一會兒。

從Dunkirk回來後,政府給所有離開的軍人一個假期,讓他們和緩情緒,爾後再上戰場。
所有人都知道戰場尚未結束,如果敵軍未離開,他們這些年輕的軍人們仍要背著槍枝走上戰場。

「你不回法國嗎?」
「不。」Gibson搖頭,「待在哪兒都一樣。」

「你的家人呢?」
「無所謂,我是個孤兒。」

Tommy閉上了嘴,氣氛有些地尷尬,他試圖換個輕鬆的話題,可原本不善言詞的他卻無法改變現在的情況。

他們保持沉默,原先的好氛圍沒了,如同回到戰場上的壓抑,Tommy懊惱極了,在他試圖再多想些話題時,Gibson開口了,用他那帶著法國腔不怎麼流利說著英文:

「我很感謝你收留我,也感謝你那時候的幫助。」

Tommy轉頭看向Gibson,說:

「你救了我許多次,沒什麼的。」


TBC.


Free Talk//

大家好,我是羅蘿。

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

也好喜歡這對CP

看到Gibson沒有逃出來超心痛的嗚嗚嗚屋

好希望他們可以一直在一起喔(ㄍ

然後通常我寫的都是自己想的(?????

所以就、燈愣!!!

2017.08.16



评论
热度(25)

© 羅蘿 | Powered by LOFTER